精彩小说尽在多花小说网!

首页资讯›《诱饵》沈桢陈崇州全集免费在线阅读_(沈桢陈崇州)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诱饵》沈桢陈崇州全集免费在线阅读_(沈桢陈崇州)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诱饵》

玉堂

沈桢 现代言情 陈崇州

热门网络小说《诱饵》是著名作者“玉堂”的最新佳作。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分明一片纸醉金迷,却丝毫不曾堕落其中。沈桢整理好仪容,走过去,“陈教授。”他一偏头,像损她,又像真心的,“你还挺执着,不追到手不罢休是吗。”感觉他不太高兴,沈桢解释,“我是陪朋友来...

来源:ygsc   主角: 沈桢陈崇州   时间:2023-01-05 16:14

《诱饵》小说介绍

现代言情小说《诱饵》,是作者“玉堂”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沈桢陈崇州,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第14章第二天沈桢在办公室准备资料,宋黎路过敲她桌子,“有男人找你”吕玮那半边脸还没消肿,沈桢立马联想是周海乔宋黎说,“我能不认得他吗?比他帅,穿着运动服,蛮有气质”沈桢完全不记得自己的交际圈有…

第9章

陈崇州穿了一件紫红色的缎面衬衫,衣领和袖口绣着银白丝线的花纹,扣子潦草解开三颗,露出结实的胸膛。

一半恣意风流,一半沉着冷静。

着实吸引不少女人的关注,他察觉了,神情凉薄得很,不笑,不多话,倘若视线在谁身上停留两三秒,保准对方心猿意马。

这个男人,撩得窒息,何时何地都带剧毒。分明一片纸醉金迷,却丝毫不曾堕落其中。

沈桢整理好仪容,走过去,“陈教授。

他一偏头,像损她,又像真心的,“你还挺执着,不追到手不罢休是吗。

感觉他不太高兴,沈桢解释,“我是陪朋友来。

陈崇州没戳破,顺着她,“哦,你朋友在哪。

沈桢没想到他会接茬,一时无言以对。

后面卡座此刻站起一个男人,“崇州,女人?

郑野推搡他,“她是男的女的你看不出来啊。

男人也恼了,“我问是不是崇州的女人。

陈崇州喝了一口酒,“你感兴趣你追。

无波无澜的,随手就转出去。

男人胳膊搭着陈崇州的肩膀,笑着问沈桢,“爱上我们陈主任了?

沈桢偷偷打量陈崇州,侧脸平静,微垂着眼,卡座的灯光时深时浅,覆在他眉骨,浓重的故事感。

她移开视线,耳尖发红,“有好感,我正追他。

好感和爱,不一个级别,贸然说爱,陈崇州会觉得轻浮。

男人笑得更开,“有过几任男朋友啊。

沈桢不好意思了,没说话。

陈崇州不咸不淡岔开话题,“再开一瓶洋的。

男人还要调侃,他语气加重,“喝酒。

分不清是替她解围,还是纯粹不喜欢被牵连。

这群人似乎挺敬着陈崇州的,立刻不闹腾了。

沈桢问,“我不该来吗。

他冷冰冰的,“你认为呢。

到这步,她索性豁出脸皮了,“我不找你,你也不找我。

陈崇州撂下酒杯,“为什么找你。

噎得沈桢哑口无言。

郑野他们打赌猜舞池里的女孩多大年纪,陈崇州没参与,在边儿上吸烟。

沈桢发现他烟瘾很大,一根接一根,廖坤给她的情报是,陈崇州一开始不抽烟不喝酒,挺有个医生样儿的,后来,倪影说抽烟的男人酷,话剧导演就用烟找灵感,陈崇州也抽了,再后来,倪影被投资商灌酒,吃点亏,陈崇州又练了酒量,谁刁难倪影,他挡酒,对方一杯他三杯,倪影很多话剧资源是陈崇州喝来的。

同时认识他们的人,说倪影给陈崇州下蛊了,哪有女人把一个男人捏得这么死。

沈桢也倒了半杯酒,只一闻,烈得流眼泪。

陈崇州看了她一眼,支会郑野,“待腻了,先撤。

“你不喝了?

“没劲。

沈桢手忙脚乱握住他衣服,“你回医院手术?

陈崇州侧身避开,丢下俩字,“回家。

遭了冷落,他们瞧热闹似的看着她,沈桢心里不是滋味,硬着头皮圆场,“我朋友马上到。

她点了加冰的可乐,在附近吧台找个座。

不一会儿,一个年轻男人主动搭讪,“美女,自己?

沈桢余光一瞥,单眼皮挺帅气,红棕色的锡纸烫,韩星范儿。

她点头,没开口。

男人坐下,“伏特加,威士忌?我请你喝。

专挑度数高的,她皱眉,摆手,“我只喝可乐。

男人上下看她,“单身?

沈桢不愿聊,随意望向别处。

紧接着一抹黑影晃过她面前,她环顾了一圈,什么也没有。

男人笑了笑,“美女,回见。

这时,一只白净宽大的手扣住了沈桢的杯口。

陈崇州站在旁边,眼神像刀子划过男人面孔,后者瞬间被那股凌厉的气场震慑住。

“陈教授?她错愕起身,“你没走吗。

陈崇州理都没理,逼问男人,“下了什么药。

男人先是一怔,随后怒了,“关你什么事?

“不关我事。陈崇州倒也清醒,没将自己归在英雄救美那类,“管着玩。

男人骂骂咧咧,飞快朝大门走,陈崇州示意了保安什么,保安追上截住,从口袋内搜出一枚白色小瓶。

沈桢联想那抹黑影,全明白了,男人在她的饮料里动手脚了。

事实上,他一接近沈桢,陈崇州就盯上他了,动作娴熟,是个老手。

他原本没打算管,只是她冲自己来的,万一出点事,终究过意不去。

陈崇州铁石心肠,但不是见死不救。

倒是沈桢低落极了,这种精明稳重的男人,估计太单纯或者太蠢的,都入不得他眼。

其实她平时挺机灵,可偏偏越出糗越碰见他。

她小声说,“谢谢陈教授。

陈崇州没接她的谢,轻描淡写,“这地方少来。

十点多,郑野也散场了,沈桢在大堂倚着水晶柱,陈崇州在公共池洗手。

郑野递给沈桢一串车钥匙,“送崇州一趟,他开不了车。

她目光定格在钥匙上,没动。

郑野激将她,“沈小姐,没胆啊?

倒不是没胆,沈桢不想进展太快,太快得手,男人不当回事,拖得越久,相互越了解,基础打好了,才有后续的沉没成本。

“沈小姐,矜持这一套,在崇州这里,不灵。

沈桢呼出一口气,刚要接,回过身的陈崇州拦下,“我找代驾了。

沈桢一顿,手僵在半空。

郑野啧了声,“有免费的司机,找什么代驾啊,大风吹来的钱?

陈崇州拉车门,不冷不热回了一句,“不用。

郑野瞄着沈桢,单薄瘦弱的小身板,霓虹一照,孤单又可怜。

他心软了,凑上前安慰,“习惯就好,以后经常碰壁。

沈桢强颜欢笑,“他对谁都这样啊。

“差不多吧。

有例外。

此时立在大堂的,全部心照不宣。

晚上李惠芝煮了宵夜等她,沈桢没食欲,随便扒拉两筷子,回屋躺下。

追周海乔时候,没有追陈崇州心累。

李惠芝在外面敲门,“小桢,你姨给你介绍了一个对象,抽空去相亲。

“不去。

“条件不错,未婚,本地法院的。

沈桢彻底烦了,“不去呢!我有目标了。

“有目标了?李惠芝拧门锁,“你打开门,我进去,是那位陈教授吗?我上次在病房看你们好像很熟。

沈桢熄了灯,没出声。

第二天午休,陈崇州做完手术回办公室,路过廖坤那张桌子,看见他吃的是黄焖牛肉,小炒笋尖。

那卖相和餐盒…似曾相识。

“食堂来新厨师了?

廖坤满嘴红油,“那女人送的,真贤惠啊。

陈崇州走出两步,一听那女人,又停住,“沈桢?

“她亲口说负责我半年的午餐。廖坤乐了,“你饭盒呢,弄点尝尝?

陈崇州脱下手术服,放进消毒柜里,“不饿。

“没口福啊。

他换上白大褂,“那么好吃?

“比食堂强。

陈崇州翻开医案研究病例,忍了片刻,他揉太阳穴,“你能不能不吧唧嘴。

廖坤扶了扶眼镜框,“吵着你了?他捧着饭盒去另一桌,继续吧唧。

陈崇州不胜其烦,拆了包烟,拿上打火机去楼梯间。

有护士经过走廊,窃窃私语,“给廖主任送饭的女人,是他女朋友吗?

“是病人家属吧,她以前总是帮一个叫周海乔的取药。

“啊,二婚啊?

陈崇州靠着墙,听她们对话,烟还没点燃,裤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

一扫来显,是生号,他摁掉,又响,来了条短信陈教授,我妈让我相亲,我没同意。

他脸色凝固了一秒,回去把手机摔在廖坤的饭盒盖上,“她怎么有我手机号。

廖坤信口胡诌,“找大师算的吧。

陈崇州坐在他对面,情绪认真,“廖坤,我告诉你,我跟她没可能。

“你哪不满意。

“都不满意。

“因为离过婚?

“和那没关系。

廖坤纳闷了,“你对她,比对所有追你的女孩都冷淡。

陈崇州撕开一袋咖啡,去窗台接热水。

他从来不是一个轻易许诺女人名分的男人,身边的莺莺燕燕不在少数,除了倪影,没谁拿下过“陈崇州女友的名号。

沈桢假如打着露水情缘的主意,他昨晚酒后兴许顺了她的意,可正儿八经谈恋爱,这就胡扯了。

何况她这头撩骚自己,那头却给廖坤送饭。

陈崇州对于她“广泛撒网,重点培养下家的想法,又坚定了一些。

这女人,表里不一。

长得清纯,情史也干净,胃口却野得出奇。

才脱离苦海结束上一段,就打通了任督二脉,朝女海王的深渊里滑了。

休完长假的沈桢回到公司,接到项目总监的通知,安排她去外市替一所集团考察半个月,挖几个金融业的人才。

这工作往好听了说,叫商场猎头,可说白了,就是专业撬墙脚。A集团看中了B集团的精英,她熟记A集团的优势之后,出马诱惑对方从老东家跳槽。

沈桢想,陈崇州去哪,她就去哪,没机会制造机会,再加上收买了廖坤给自己放消息,只要时不时出现,见面三分情。

当下关头刚有起色,她不能离开。

沈桢准备请辞,一抬眼,吕玮肿了半边脸,他本来就白,再添一层红,尤为醒目。

像拳头揍的。

她惊讶,“你挨打了?

隔壁间的同事说,“周海乔早晨一进门,从背后偷袭吕总监,吕总监来不及还手,他打完就跑了。

周海乔始终怀疑,她和吕玮之间不正当。

之前部门聚餐,沈桢的车坏了,吕玮半夜送她回家,在楼下道别时被周海乔撞个正着,就那一次,死活洗不清了。

最初觉得他是在乎才小心眼儿,直到何娅浮出水面,他哪是在乎,他是找茬。

沈桢真要出轨,得知他“不行了,她一百回都出了。

如今劳燕分飞,他住着她的房,挥霍她的钱,还搅合她的事。

沈桢抄起电话往外冲,吕玮叫住,“沈桢!这点伤不要紧,别影响你们。

“我们离了。

吕玮一愣,眼瞧着沈桢开门去天台了。

“你吃饱了撑的?

周海乔也憋着一股邪火,“怪不得你离得这么潇洒,你找好下家了!你早就和吕玮一起把我绿了对吗?我他妈在你公司是个笑话吧?

“周海乔,你别在这颠倒黑白,你没资格干预我跟谁!

他耿耿于怀,“你们好多久了,在我跟何娅前头?你太会装无辜了。

真王八蛋,当初自己是瞎了几只眼迷他了。

“你再敢来公司动手,你信不信我报警抓你!

周海乔连声冷笑,“够护着他的,看来年底前,你们要结婚生子了啊。

沈桢用力挂断,气得脑袋嗡嗡响。

吕玮推门,“沈桢?

她转身,平复了一下,“吕总监,抱歉。

他摸了摸伤口,“不严重,你别难受。

从天台出来,吕玮跟在她身后,犹豫了一阵,“沈桢,你真离了?

“嗯。她忽然停下,“我这段时间有私事,出差能延后吗。

“延后不了。吕玮挺为难,“是老总让你出差,这家集团搞节能芯片的,急需科技型人才,这回派出的全是骨干,去同类的几家企业挖人。

沈桢没再说什么,这一晾,晾半个月,怕是凉透了。

吕玮看出她不对劲,“有困难?

“没困难。

下班时,同事宋黎告诉她,“吕总监也去,他自己找老总要求去的。

吕玮的工作能力相当出色,他带队再正常不过了,沈桢随口答,“那不是挺好的。

宋黎挑眉,“他图什么啊,在总监办吹空调不舒服吗?

饶是沈桢再糊涂,也听出问题了,“为我?

“全公司都知道他暗恋你,你真傻装傻啊。

宋黎转了下椅子,溜远了。

出差当天,沈桢在机场的休息室听歌,几名同事去买快餐,隔了大约四排,沈桢看到了陈崇州和廖坤。

一手提着黑色公文包,一手拿登机牌,在VIP区域闲聊。

仿佛也是出差。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