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多花小说网!

首页资讯›李容安裴宴笙《一世容安》完结版阅读_(一世容安)全集阅读

李容安裴宴笙《一世容安》完结版阅读_(一世容安)全集阅读

《一世容安》

容安

李容安 现代言情 裴宴笙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容安”的热门书《一世容安》,这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他隐忍,睚眦必报,眼中容不得一粒沙子。他娶她也不过是把仇人放在身边慢慢手刃而已。一阵风略过,容安禁不住打了个寒颤,思绪也跟着回笼。“起风了,我们回屋吧...

来源:zd5   主角: 李容安裴宴笙   时间:2023-01-05 16:29

《一世容安》小说介绍

网文大咖“容安”大大的完结小说《一世容安》,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现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李容安裴宴笙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容安回到自己的院子,看见祁嬷嬷正在会客室里等她祁嬷嬷竟然也是来提醒她有关晚娘忌日的事情,容安不得不正视晚娘在镇国公心中的地位“什么,薛姨娘已经提醒你了?…

第一卷第24章 掳走

那时候他的狠厉还没有锋芒毕露,姨母和表兄也活得好好的,以至于她根本没有听明白他话中的杀机。

也怪当时的自己蠢笨天真,不知道哪来的自信,竟觉得他不可能要自己的命。

直到后来,姨母表兄一个个惨死在她的面前,而她也被软禁失去了自由。

她才渐渐了解这个男人。

他隐忍,睚眦必报,眼中容不得一粒沙子。

他娶她也不过是把仇人放在身边慢慢手刃而已。

一阵风略过,容安禁不住打了个寒颤,思绪也跟着回笼。

“起风了,我们回屋吧。陈知初抱着肩膀说道。

……

郊外的夜晚格外静谧,容安是听着隔壁房间里的窃窃私语声睡着的。

再醒来时已经是深夜,四下安静,容安翻了个身准备继续入眠,可鼻尖嗅到的一丝味道让她惊坐而起。

她转头看向隔壁房间,两个房间中间隔着的那道墙并不是砖瓦砌成,而是木质的装饰墙面,靠屋顶的地方还有两寸宽的镂空雕花,这原本就是一个大套间,不隔音,甚至空气都是流通的。

她赶忙捂住口鼻,翻身下床,睡在矮榻上的阿蛮也惊醒了,她刚要说话,容安对着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两人悄悄将门打开一条缝,走廊里寂静无声,一个人影都没有。

容安赶紧走到隔壁房间门口,猛地推开门。

一阵浓郁的迷烟扑面而来,而门口斜躺着一个人,正是妙晴。

陈夫人被人叫醒的时候,三魂六魄都要吓飞了,她踉踉跄跄的赶来,看着空荡荡的房间一阵急火攻心,晕死了过去。

两个大家闺秀于深夜被人掳走了,可想而知是什么后果。

别院里掌灯后乱成一团,容安不得不临时坐镇,她严令所有人不得走漏消息。

又派了一个人去城里的大学士府和侯府报信,剩下的护院分成几拨沿着不同方向去追人。

这时被泼了水的妙晴苏醒过来。

“县主,县主……她一醒过来,就四下搜寻裴嘉敏的身影。

但她看到的只有容安和阿蛮。

“完了,县主丢了。她哭喊道,一边站起身就要追出去。

容安叫住她,问“你看到是什么人带走她们的吗?

“是蒙面的黑衣人,一共四个,我当时中了迷烟,想要阻止却浑身乏力。妙晴哭着说道。

“大概是几时?

妙晴看了一眼屋中的沙漏,认真的想了一下,肯定的说道“是丑时。

“那他们还没走远。容安说道,“我已经派人去追了,但这里人手不多,且不够精炼,你有什么办法能快速将消息递出去,请求增援?

妙晴猛地一顿,她深深看了一眼容安,然后飞快的去翻自己的包袱。

躺在妙晴手心的是一只小小的竹筒,那是侯爷以前给她的,说是以备不时之需,但一直没有派上用场,她几乎都要忘记了,是容安提醒了她。

她拿着竹筒走到屋外,点燃上面的引线,竹筒一下飞窜至高空,绽放出一朵紫色的烟花,伴随着奇怪的鸣笛声。

方圆数十里难以忽视。

妙晴还不知道,裴宴笙手下养了一批武功高强的暗卫,这枚信号弹便是他们之间的联络暗号。

看见信号弹,离之最近的暗卫便会闻风而动。

容安有幸见过一次,就在梅山脚下的侯府别庄,当时她带着裴嘉敏在那里小住,裴宴笙忽然出现,甚至还引来了一批刺客。

当时他便是用这种方式调动人手的。

如今又过了好几年,他手底下的暗卫更加壮大,早已遍布京城内外。

信号一出,一批人马立刻向这里飞奔而来。

容安又来到陈夫人的房间,守着昏睡的义母。

她时不时看向窗外,心中祈祷陈知初和裴嘉敏能平安归来。

……

寅时,天边泛起鱼肚白,庄子上的鸡开始打鸣了。

陈夫人一个激灵醒过来,一把抓住容安的手。

“容安,知初呢,我的知初呢?她眼圈通红的问道。

容安看着她悲恸的模样,胸口堵得慌。

还好这时阿蛮冲了进来,面带喜色,禀报道“两位小姐被侯府的人送回来了。

陈夫人激动的掀开被子下床,容安在她身上披了一件衣服,两人相扶着快步走出去。

陈知初和裴嘉敏被送回来的时候还在深度昏迷中。

容安并没有看见那个令她胆颤的人,暗自松了一口气。

她又飞快的替两人检查了一下身体,还好,什么伤也没有。

陈夫人经历了一场大悲大喜之后,虚脱般趴在陈知初的身上嚎啕大哭。

容安知道劝也没有用,她吓坏了,需要用眼泪来宣泄一下。

另一边妙晴也守着裴嘉敏,小声的啜泣着。

容安带着阿蛮走到屋外,别院内外多了很多守卫,他们这一带现在很安全。

“小姐,我们去哪?阿蛮跟着容安往后山走。

“去找些草药。容安答道。

昨晚的事关乎女儿家名节,为避免节外生枝,所以并没有请大夫来别院。

裴嘉敏和陈知初被喂了大剂量的迷药,待会儿醒了怕是要头痛欲裂。

她想去找些安神草药回来熬成汤剂,等她们醒了就能喝。

都是些寻常草药,当过药童的阿蛮自然也都认得,于是两人分头去找。

容安在一颗参天榕树下找到了一丛五味子,她赶忙蹲下身采摘。

可刚采了没一会儿,树后传来一阵响动。

她起身侧头去看,只见几个黑色劲装的高大侍卫将四个同样一身黑衣,却满身狼狈的人押跪在地上。

他们面前站着的男人英武挺拔,光看背影就给人山一般的压迫感。

更何况他忽然出手,抽走随从的佩剑,刀光一闪,剑影如疾风。

跪在地上的四个人齐齐发出惨叫,他们的脸上多了一道血痕,眼睛全部都被挖掉了。

所有的一切都在一息之间,容安如遭电击,她本能的缩回身子,整个人背贴着大树,若没有大树的支撑,她肯定会跌坐在地上。

“说,你们是受何人指使,为何掳走县主?一个声音怒喝道。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