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多花小说网!

首页资讯›《帝婿无双》秦怀道秦琼_(帝婿无双)全集在线阅读

《帝婿无双》秦怀道秦琼_(帝婿无双)全集在线阅读

《帝婿无双》

秦怀道

军事历史 秦怀道 秦琼

如果你喜欢看军事历史小说,一定不要错过“秦怀道”的一本书《帝婿无双》。讲述了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秦怀道秦琼   时间:2023-01-05 16:26

《帝婿无双》小说介绍

看过很多军事历史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帝婿无双》,这是“秦怀道”写的,人物秦怀道秦琼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秦怀道猛地掀开门帘钻进去,出手如电。车内,一少年正晕晕沉沉,见进来的不是车夫,顿时大惊,刚要大喊示警,就感觉脖子一疼,晕死过去,秦怀道得手后藏进车厢内,车厢很大,有两排…

第11章

贾有财楞了一下,到底是见过世面的老兵,也意识到不对劲了。

沉声说道“好像是不对劲,我去打听,打听。

“先别急,你带几人亲自去一趟庄上,叫上大夫,死者先给二十两银子,伤者十两,安抚好情绪,别冲动,就说我会给大家一个交代。

秦怀道赶紧交代道,就算不是受自己牵连也必须管,否则国公府脸面何存?

贾有财想到府上不多的银子犹豫了一下,想劝,但有犯上之嫌,加上二十两银子能给被害者家属活命的希望,于是便忍住了,匆匆离开。

“王家,既然急着找死,成全你!

秦怀道咬牙说道,眼中寒芒闪烁。

一刻钟后,秦府大门轰然打开。

一身便服的秦怀道跨门而出,目光清冷地朝长安县衙走去,没带兵器,也没有随从。

宝剑放在府上藏好,有罗章在没人能杀进府邸,何况还有百骑司在附近巡逻,没人敢强闯。

一名身穿锁子甲,骑着高头大马的年轻战将迎面过来,抱拳喊道“秦兄弟,这是要出门?

秦怀道一见是程处默,反说道“有人欺负上门,去县衙看看,你这是?

“别误会,奉圣上口谕,护翼国公府周全,谁他娘的敢欺负我兄弟?老子去砍了他。程处默怒声说道。

“王家。

“王家也不行,走,兄弟随你同去,以壮声威。

两家通好,算是生死世交。

秦怀道感受到了程处默的真诚,也不推辞。

百骑司是李二亲军,战斗力强悍,没人敢半路伏击自己,也能省不少麻烦!

虽然不怕,但救人耽搁不得,大踏步朝前走去。

长安县衙离国公府并不是很远,一行很快就到。

县衙庄严、威武。

门口有站岗的衙役,但一见这阵势,纷纷脸色大变,不敢上前拦问。

玄甲军!天子亲军!

谁敢惹?

程处默在马上怒喝一声!

“让姓王的给老子滚出来。

没多久,一名中年锦衣男子出来,约莫四十左右。

留着一缕短须,目光却滴溜溜的乱转,毫无县令之沉稳、威仪。

来人傲然问道“原来是秦府和程府的小郎君,难怪如此嚣张,在下钱友仁,王大人幕僚,大人公务在身,无暇接见,两位是公事还是私事?如果是公事,请按规矩公事公办,如果是私事,王大人说与二位并不相熟,无话可谈。

“直娘贼,想找死不成?程处默大怒,就要动手。

秦怀道一把将人拉到身后,心里面明镜似的。

这是故意的,给自己下马威,漠然说道“王大人好大的威风,连天子亲军都不放在眼里。

“威风谈不上,王大人可是出自太原王家,该有的威仪还是有的,如果圣上亲至,自然出门相迎。

这话言外之意就是两人还不够格。

论身份,王县令是太原王氏出身,王氏是五姓七望之一,连皇帝面子都不给,会在乎一个靠门萌,而不是自己一刀一枪打出来的国公?

何况还是个没了依靠的小孩子。

论官职,大唐将天下各县划分为京县、畿县、诸州上县、诸州中县和诸州下县五个等级。

长安县是京县,县令正五品。

秦怀道虽然挂着千牛备身,是正六品,程处默也一样。

正六品上面还有从五品,才到正五品,看似差两级,但正五品是一道门槛,每逢大朝有资格进太极殿,正六品非召见可没资格入朝议事,天差地别。

何况文官自觉高武官一等,打心眼里看不起只会舞刀弄枪的糙汉子,有辱斯文。

秦怀道猜到了王县令的心思,目光愈发冷厉,多了几分杀意,问道“庄上有人被你们捉拿,把人交出来吧。

钱友仁心头莫名一颤,有些慌。

但转念一想,自己可是王大人的心腹幕僚,代表王家脸面。

气恼地说道“好大的威风,县衙自会秉公办事,回去等消息吧。

说完衣袖一甩,就要回去。

“直娘贼,信不信老子砍死你?程处默大怒,一把马槊劈砍过来,落在对方脖子上,但没有真砍。

饶是如此,钱友仁也吓得不轻,没了刚才的倨傲,哆嗦着喊道“你要干什么?我可是王大人心腹幕僚,你敢杀我,王家绝不会放过你的。

“少他娘的废话,交不交人?程处默怒斥道。

“天子脚下,长安城内,还有没有王法?有种杀了我。

“真以为老子不敢?混世魔王程咬金教出来的孩子,个个都是小混世魔王,胆大包天的主,程处默勃然大怒,就要动手。

“慢着。

秦怀道喊了一句,在县衙门口动手会落下话柄,何况这是自己的事,不能让程家卷入进来,盯着钱友仁冷冷地问道“王家断了上游水源,双方起冲突,庄上死伤不少,凶手又如何处理?

“哪有什么凶手?王家在自己地界筑坝拦水,天经地义,那些刁民居然打上门去,打死打伤王家好些个,这是寻衅挑事,故意杀人,受害者一纸讼状告上县衙,王大人职责所在,自当秉公执法,给天下一个交代。

旁边程处默一听就破口大骂道“放屁,把水拦了下游怎么活?大唐哪有这样的规矩?你们这是血口喷人,颠倒黑白,老子告御状去。

“去便是,王家只是在自己地界筑坝,并非拦水,何错之有?钱友仁说了一句,掏出一份文书丢给秦怀道,一边补充道“这是判书,牛大等人故意杀人,事实清楚,人证、物证齐全,已经移交刑部,想要人找刑部去吧。

说完逃也似地离开,生怕程处默一怒之下下死手。

“筑坝?并非拦水?

秦怀道疑惑地拿起文书匆匆扫了一眼,内容和钱友仁说的一般,将文书收起。

人已经移交刑部,再说什么都没意义。

冷着脸原路返回,至于受到的耻辱,县衙门口动手与造反无疑,非智者所为,将这笔账暗自记下。

程处默追上来说道“秦大哥,王家太嚣张了,听说刑部侍郎是王家的人,肯定落不得好,兄弟这就去面见圣上。

“不用,这事刑部就算偏袒王家也不敢隐瞒,会呈报圣上御批,圣上自然知道。秦怀道冷冷地说道,也想趁机看看李二到底会怎么处理。

“可是?

程处默气的脸色铁青,一咬牙,小声叮嘱身边的人护送秦怀道回去,独自打马匆匆离开。

一路匆匆,很快回到府邸。

罗章迎上来,冷着脸问道“阿叔,要不要动手?

秦怀道没有回答,看向一并过来的护院首领,曾经的斥候营校尉叮嘱道“刘叔,带几人出去打听一下,务必查清楚凶手今晚在哪儿,注意安全。

“喏!对方躬身领命而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