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多花小说网!

首页资讯›(怀孕后,渣老板每天都想拿掉我的崽)江稚沈律言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江稚沈律言)全文阅读

(怀孕后,渣老板每天都想拿掉我的崽)江稚沈律言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江稚沈律言)全文阅读

《怀孕后,渣老板每天都想拿掉我的崽》

三天不打

江稚 沈律言 现代言情

《怀孕后,渣老板每天都想拿掉我的崽》小说是作者“三天不打”的倾心力作。以下是《怀孕后,渣老板每天都想拿掉我的崽》内容介绍:高中整整三年。江稚只和他说过六个字。“你好。”“我叫江稚...

来源:cd   主角: 江稚沈律言   时间:2023-01-06 16:18

《怀孕后,渣老板每天都想拿掉我的崽》小说介绍

小说《怀孕后,渣老板每天都想拿掉我的崽》,现已完本,主角是江稚沈律言,由作者“三天不打”书写完成,文章简述:江稚的脸色不太好:“我自己有空会去的”总助讪笑:“体检定在明天,您记得去医院”江稚胸口起起伏伏,“我知道了”她没想到沈律言会这么敏锐,“我会准时”办公室里有浓郁的咖啡味江稚整个下午都想吐,开了…

第2章

沈律言在高中就是天之骄子般的存在,而高中时期的江稚,几乎没有任何的存在感,她就像故事里的路人甲,默默围观耀眼的男主角和他心爱的女主角、甜蜜的爱情故事。

她偷偷喜欢沈律言了多少年。

她自己都快要记不清。

沈律言和她提出结婚的时候,她一度以为自己在做一场随时都会醒来的美梦。

高中整整三年。

江稚只和他说过六个字。

“你好。

“我叫江稚。

沈律言根本不记得她和他是高中同学,也不会记得她曾经很努力站在他面前和他说过话。

江稚坐在床上,卧室里没有开灯,一片漆黑。

她忍不住摸了摸小腹,难以想象,这里已经有了一个孩子。

她和沈律言的孩子。

不过也不能肯定。

验孕棒也有不准确的误差。

江稚这几天都没空去医院做检查,她打算明天再买几个不同牌子的验孕棒,都试试看。

如果没怀孕,其实还好。

怀了孕,才叫人头疼。

她知道,沈律言不喜欢任何脱离他掌控的事情。

沈律言每次和她做之前,都会戴套,除了上个月天雷勾地火的意外。

当真是一时糊涂。

他不会想要这个孩子。

她几乎也能肯定,如果告诉沈律言——

她怀孕了。

沈律言会帮她找医院,安排手术。

他决定的事情,没人能改变。

刚结婚的时候。

江稚也曾天真的期待过,沈律言会不会渐渐地爱上她。

事实证明,这确实是她的幻想。

江稚不愿再多想,想多了总是要难过的。她躺回被子里,闭上眼睛强迫自己睡觉。

江稚梦到了她的高中时期。

梦里面,沈律言每天都会从她的窗边经过,他是学校里的太子爷,走哪儿都有人偷偷注视。

身材优越,双手插兜。

懒懒散散,又不可一世。

似月难以高攀。

周围都是清清冷冷的。

江稚贪婪的看了他一眼又一眼,醒来的时候眼角有些水光。

外面的天空已经亮了。

她走到落地窗前,拉开窗户。

院子里没看见沈律言的车,昨天半夜,他还是离开了。

江稚心里谈不上失落,她吃过早饭就去了公司,在路上去药店买了几个验孕棒。

江稚上午忙的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

等得了空,她用力攥紧包里的验孕棒,一把抓过匆匆去了洗手间。

按照昨天查来的用法。

江稚又试了一次,几分钟后,她紧张的看了眼手里的验孕棒,两条深色的杠依然很显眼。

她的心往下沉了沉。

并未有多少的愉悦。

短短几分钟。

江稚思考了很多,她要不要告诉沈律言这件事?

或许她可以什么都不说,直接辞职,跑到一个没有人认识她的国家,偷偷生下这个孩子。

又或者她可以请几天的假,自己去医院把手术给做了。

江稚的脑子里乱糟糟的一片。

回到办公室,她还是心不在焉。

程安神神秘秘跑来她的工位和她说八卦,“我们二十楼有人怀孕了。

江稚呼吸窒息,不动声色“谁啊?

程安说“不知道。

她解释“保洁阿姨说昨天在垃圾桶里看见验孕棒了,遮遮掩掩该不会是有人搞办公室恋情吧?让沈总知道是要被开除的。

江稚庆幸自己刚才保险起见,直接把验孕棒扔进马桶里冲走了。

她咽了咽喉咙,“不清楚,应该不会。

程安对这个事也没太大的兴趣,很快就转移了话题“下楼吃饭吗?

江稚肚子早就饿了,她点点头“走吧。

公司楼下的员工餐厅,味道其实不错。

江稚和程安点完单,刚刚坐下。

餐厅里忽然静了几秒钟,沈律言忽然出现在员工餐厅,让人受宠若惊。

江稚愣愣望着沈律言,捏紧了手里的筷子。

沈律言迈开长腿,众目睽睽下走到她们这桌。

程安慌里慌张,“沈总,您坐。

江稚抿了抿唇,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点的牛排好了。

江稚端着盘子里的牛排,一度想要转身换个位置,又不敢做的太明显。

她忽然有点不舒服。

恶心犯呕。

餐厅里的味道对她而言还是有点重。

江稚忍住了想吐的感觉,只想快点吃完午饭,然后回办公室休息。

牛排刚入口,江稚就再也忍不住生理.性反胃,她捂着胸口,冲到一旁的垃圾桶旁吐了起来。

她吐完,脸色发白。

喝了杯水漱口,再抬头后知后觉发现不对劲。

沈律言漆黑深邃的眼平静注视着她。

深不可测。

江稚心里一跳,脸色顿时就变得更白了。

生怕被他看出点什么。

沈律言若有所思,问道“怎么吐了?

江稚说“最近肠胃不太好。

沈律言嗯了嗯“我怎么不记得你有肠胃病。

江稚镇定开口“前几天受了凉。

沈律言沉默了会儿,漫不经心地问“上次药吃了吗?

程安听不懂。

但是江稚听得懂。

沈律言是在问她温泉酒店那次事后有没有吃药。他总是那么敏锐,细枝末节就让他察觉出不对劲。

江稚顶着压力撒谎“吃了。

沈律言没有再多问。

下午,江稚就收到了总助给她买的肠胃药。

整个公司,只有沈律言身边的总助,清楚他们两个的关系。

“沈总让您注意身体。总助看了眼她欲言又止,顿了顿说“沈总还让我给您预约了医院的体检。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