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多花小说网!

首页资讯›《怀孕后,渣老板每天都想拿掉我的崽》江稚沈律言完本小说_江稚沈律言(怀孕后,渣老板每天都想拿掉我的崽)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怀孕后,渣老板每天都想拿掉我的崽》江稚沈律言完本小说_江稚沈律言(怀孕后,渣老板每天都想拿掉我的崽)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怀孕后,渣老板每天都想拿掉我的崽》

三天不打

江稚 沈律言 现代言情

《怀孕后,渣老板每天都想拿掉我的崽》小说是作者“三天不打”的倾心力作。以下是《怀孕后,渣老板每天都想拿掉我的崽》内容介绍:过去了很久,江稚才等来几个冷淡的字:【也许。】江稚坐在餐厅,望着一桌子的菜发了会儿呆。孕妇情绪敏感,早已习惯了不被他爱着,今天晚上却还是觉得很孤独。她抬头看了眼挂钟,时间不早...

来源:cd   主角: 江稚沈律言   时间:2023-01-06 16:19

《怀孕后,渣老板每天都想拿掉我的崽》小说介绍

小说《怀孕后,渣老板每天都想拿掉我的崽》,现已完本,主角是江稚沈律言,由作者“三天不打”书写完成,文章简述:江稚的脸色不太好:“我自己有空会去的”总助讪笑:“体检定在明天,您记得去医院”江稚胸口起起伏伏,“我知道了”她没想到沈律言会这么敏锐,“我会准时”办公室里有浓郁的咖啡味江稚整个下午都想吐,开了…

第8章

江稚坦然收下钱。

去厨房做了顿晚饭。

期间给沈律言发了条信息,掩藏自己的情绪,装作很平淡的语气问他【今晚回来吃饭吗?】

结婚之后,她和沈律言大部分的时间还是同居在一起。

锅里的汤已经腾起了热气。

过去了很久,江稚才等来几个冷淡的字【也许。】

江稚坐在餐厅,望着一桌子的菜发了会儿呆。孕妇情绪敏感,早已习惯了不被他爱着,今天晚上却还是觉得很孤独。

她抬头看了眼挂钟,时间不早。

餐桌上的饭菜都有些冷了。

江稚重新把饭菜热了一遍,又过了大半个小时,始终毫无动静。

她低头,谨慎斟酌用词,反复修改了好几遍

【我做了顿晚饭。】

【还回来吗?】

江稚心不在焉,垂眸盯着这几个字,又面无表情的删掉了这两句话。

家里的保姆也快下班了。

江稚对她说“你把这些菜都倒了吧。

保姆在心里十分同情这个女主人,一个外人都看出来了,很显然,她的丈夫并不爱她。

“好的,江小姐。

保姆每个月的工资也是沈律言来付。

起初她们下意识称呼江小姐为夫人,有一回让沈总听见,倒也不是不高兴,只是沈总让她们称她为江小姐。

很客气的称呼。

同样的,也很疏远。

*

临近夜里十点,江稚坐在沙发里,心不在焉看着电视里播放的综艺节目。

综艺里的嘉宾,她也认得。

江稚前不久在报纸头版上见过女明星和沈律言合照,荧幕里的高冷女神在沈律言面前笑颜如花,亲密挽着他的胳膊,深夜出入酒店。

江稚一直都知道,喜欢沈律言的女人如过江之鲫。

她们都敢对沈律言说喜欢。

江稚不敢。

沈律言之所以会选择她来维系这段银货两讫的婚姻,只是因为她省事、识相、好睡、对他没感情。

江稚关掉了电视,客厅顿时清净了下来。

她还是没忍住,发短信问沈律言【还回来吗?】

又等了很久。

手机毫无动静。

沈律言没回她。

江稚望着落地窗的月色,也说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贪心。

她摸了摸自己的小腹,神色温柔,低声对孩子说话“你喜欢爸爸吗?

她自言自语“妈妈喜欢他。

院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响动。

车灯遥遥照亮了老宅的庭院。

好像是沈律言回来了。

江稚仓促抹去脸颊上的泪痕,男人边走边脱掉了西服外套,随手扯了扯领带,看见还在客厅里的女人,显然诧异了一瞬,轻抬眉头,“还没睡?

江稚掐紧了掌心,刺痛感能让一个人很好的保持清醒“有点失眠。

沈律言说“睡前喝点牛奶试试。

江稚垂眸“好。

男人身上有淡淡的烟味,不难闻,也不苦涩。

江稚见过沈律言抽烟的样子,老师眼中的优等生,懒洋洋靠着墙壁,唇角噙着几分漫不经心的笑意,薄薄的白雾模糊了他的五官,依旧精致,依旧好看。

江稚克制不住年少的自己对他心动。

但是暗恋真的太苦了。

*

江稚喝完牛奶上楼,沈律言刚洗完澡,裸着上身,腹肌的线条充斥了力量感。

她又开始紧张,侧身躺在床上,身体僵硬又紧绷。

沈律言忽然间过来亲了她,拇指稍用了些力道掐着她的下巴,逼迫她张开唇瓣。

灼热的呼吸,气氛缠绵暧昧了起来。

她的声音被吞没在喉咙里。

膝盖狠狠被撬开。

沈律言是个很强势的男人,哪怕他素来表现的很温和。

但本性依旧矜傲霸道,说一不二。

江稚好不容易才有喘息的余地,唇瓣被咬的又痛又肿,她张嘴刚准备说话。

男人贴着她的耳朵,拇指压在她的腰间“不是失眠?适当的运动也有助于睡眠。

一夜都是糊涂账。

第二天,江稚不出意外的迟到了。

上班的时候也不在状态。

沈律言因为城郊的开发项目开除了一批人,开会时,所有人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悄声无息的硝烟,将人呛的待都待不住。

程安趁着休息时间来江稚面前吐苦水“你说那些老古董去惹沈总干什么?以前沈总是集团的太子爷就不好惹,现在人家掌权,更容不得忤逆。神仙打架,小鬼遭殃。

江稚点点头“确实。

程安又说“我真佩服那些想爬沈总床的女人,我都不敢和沈总对视。

江稚喝了半杯水,润了润嗓子“人各有志。

怀孕之后,她总是口渴。

江稚默了半晌,接着说“安安,我下午得提前离开公司,有什么事情你帮我顶一顶。

程安比了个OK的手势,说好。

江稚大学时期学的其实是设计专业,毕业后在沈律言身边当秘书,但最近也有在私底下接一些家居设计的活。

她晚上要去和新客户吃顿饭,顺便签了合同。

江稚前脚刚离开公司。

总助就来秘书部让人去泡咖啡,平时这种小事都是江稚来做。

她不在,程安就帮她顶上。

程安泡好咖啡端进总裁办公室。

沈律言抬了下眼皮,目光微顿,“江稚呢?

程安顶着压力撒谎“江秘书身体不舒服,去医院了。

沈律言冷冷淡淡道“出去。

程安松了口气,脚底恨不能踩着风火轮开溜。

*

下午六点,江稚如约去了提前订好的酒店。

说来也不巧,这次的客户是顾庭宣的叔叔,大腹便便的油腻老男人,给他女朋友新买的房子,需要装修。

江稚忍着不适同他打招呼,“刘总。

刘总见了她一次就缠着不放,请她坐下,让人给她倒满红酒,“江小姐,久仰大名。

江稚不喜欢应酬,但为了赚钱又不得不应酬,“刘总,我们先把合同签了吧。

刘总笑了笑“江小姐别急,我们喝点酒再说。

江稚极力忍耐才没有转身就走。

顾庭宣恰好在隔壁包间吃饭,过来同他的叔叔打个招呼,意外在这里看见了江稚。

他不过惊诧了两秒,心照不宣和她装作不认识的样子。

江稚低眉顺目,看也没看他。

顾庭宣扫了眼他叔叔的谄媚样,那双手已经快要搭在她的腰间。

他笑了笑,没做声。

转身出去,给沈律言打了个电话,像是随口提起“你的秘书,业务还挺广。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