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多花小说网!

首页资讯›陈叶白亭(美人如玉)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美人如玉》全章节阅读

陈叶白亭(美人如玉)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美人如玉》全章节阅读

《美人如玉》

陈狗蛋

白亭 都市小说 陈叶

《美人如玉》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陈狗蛋”。《美人如玉》内容概括:纸上,有汗水,也有泪水。这些信息,在网上很难查到全面的。但对秦姐来说,只需要问问拍卖行,便能问到。不过,我还是在赌...

来源:cd   主角: 陈叶白亭   时间:2023-01-06 16:34

《美人如玉》小说介绍

无删减版本的都市小说《美人如玉》,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陈狗蛋,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陈叶白亭。简要概述:后面的话,我几乎没听见,整个人脑子都是嗡嗡的紫罗兰的买家这么快便出现了我的内心,兴奋,恐惧,交错复杂三小时后,车停在腾冲一个叫美玉轩的地方男人递给刘哥一根烟,脸上笑着,眼…

第5章

电话里的声音,当场凝固住了。

秦姐顿了许久,显然她是知道这块紫罗兰的。

她问我“你说是你开的,就是你开的?

我立马告诉她“你别拉黑我,我给你发个图。

我拿了一张纸,在纸上把整个石料都画了下来,每一处的蟒带,石料的突起,底张,种水,起雾的地方,开的口子,老舅擦过的痕迹,全都画了下来。

纸上,有汗水,也有泪水。

这些信息,在网上很难查到全面的。

但对秦姐来说,只需要问问拍卖行,便能问到。

不过,我还是在赌。

我赌秦姐会相信我。

她在缅北见过我的本事,她知道我能开出来紫罗兰,也有这个本事。

我赌她只是在生我气。

电话那头,传来打火机砂轮打火的声音。

秦姐点了一根烟,没问我紫罗兰都开出来了,我怎么还缺钱。

她比我更清楚,这个行当里,人性的可怕。

玉石出手,才是钱。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杀人越货,太正常不过。

一口烟下去,秦姐说道“叶子,开个价。

“二十万,我妈至少需要这个数。

“给不了,十万,能解你燃眉之急。其余的,你自己赚。不过,这十万要买你的命,我让你去一趟缅边你怕吗?

腾冲,瑞丽,缅边。

这些都是赌石的天堂。

是赌鬼的地狱。

“去做什么?有十万,我妈的病至少能先缓缓。

实际上。

我很想去缅边一带,尤其是腾冲。

我心底压着一股火!

老舅的紫罗兰就在腾冲公盘卖出去!

对方抢走他的紫罗兰,连夜去了腾冲,连附近卖价最高的万花楼都能找到,能是第一次干这种事?

我要拿回来老舅那块紫罗兰,哪怕还给舅妈,哪怕放在老舅的坟头上。

生死千里,在所不惜。

秦姐咬着牙,声音都变低了几度。

“我开业那天,被人算计了,不然我这只手指丢不了。

“谁敢算计你。

“万花楼的老板。

轰隆。

我脑海里,阵阵轰鸣。

万花楼的老板,我在缅北就听过。

他在缅北有一个专门的采石场,好几个场口都有他的人。可他主要赚钱手段,不是靠赌石,这只是他的一个幌子,他是靠从缅甸公盘上高价拍下来玉石,再拿回腾冲来卖。

至于他高价拍下来,回国再卖怎么赚钱。

从缅北回来的货,货贵不贵是一回事。

税才是一大截。

但玉石不是其他能藏起来运输的东西,光凭他能把毛料偷偷运回来,就足以奠定他在腾冲的地位。

见我没回答,秦姐不屑的问我“怎么,怕了?

我摇摇头,格外清醒。

“你想怎么样?

秦姐说道“过段时间,我要去腾冲。行业都知道,我秦姐这个人,恩仇必报,谁对我好,我对谁好。断掉的这只手指,绝对不白白断掉。

“我要你先去腾冲等我,到时候替我把场子找回来。

我想都没想,答道“好。

“行,我待会给你转钱。秦姐说完,挂断电话。

做任何事情,她都很果决。

我这才发现,刚才的彩信还没发过去。

我赌对了,秦姐没看到彩信就同意,她是相信我本事的。

这时候。

秦姐的钱打来。

十万。

整。

我拿着钱,去前台缴费,医生告诉我,我妈的费用已经有人垫付了。

三千九百零六元五毛二。

零钱很多。

备注写的现金缴费。

我有些愣,能拿这把零钱的,一定是自己全部的钱。

是谁给我妈垫付了医药费,我始终想不到。

在手术室门口等了两小时,医生出来告诉我,情况算是稳定了,但千万不要气我妈。

我点头答应医生,拿纸笔给我妈写了很长的一封信。

信上,我说我要赚钱。

狠狠赚钱。

为了我妈,我什么活都愿意去做。

但我不敢再告诉她我要去腾冲干什么,只是在信上说,我缅北的朋友在做大生意,让我帮她跑长途客运。

医药费,他们会随后支付过来。

写完信,我收拾好心情,最后看了我妈一眼,擦擦眼泪就跑出去。

我交了九万九的医药费,应该够我妈撑一段时间,随后买了一张去腾冲的火车票。

但我没想到,这个决定,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

当然,这是后话。

列车声轰鸣,坐在车上,我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与其说是满腔热血,不如说是担心。

不知不觉中,我竟然睡着了。

醒来,果然出事了。

我没等到秦姐,就先碰见一件闹腾的事。

我是被车上一个女人的哭声吵醒,女人抱着孩子,哭得眼泪鼻涕。

“宝宝别哭。

“马上就到腾冲了,等我们当了这块玉牌,立马去医院看病。

孩子哭声越来越大,女人戏份足。

男人则是不舍。

看客很多。

我却不当一回事。

这种骗局,都是缅北那边玩剩下的。

没想男人拿出来那块玉牌,在人群中选了一圈,很快便选中一位中年男人。

“兄弟,你去腾冲玩石头吗?

“嗯。

“听声音川人吧?我们就在云川边境,算半个老乡。

我点头,故作看戏。

男人在演戏,中年男人似懂非懂。

“你看看,我这块玉牌。

他想把这块玉牌卖给我。

一块成型的玉牌,黄加绿,肉质不错,雕纂精美,前面是条鲤鱼,背后缠龙。

鱼跃龙门。

高货。

市场上,至少能起一个拐杖价。

但他们在做局。

中年男人是局中人,而我是旁观者。

“我不太看得懂,看起来是个好货,老哥发财了。

中年男人客气说道。

火车上的局,基本是骗局,骗新手买毛料最多。

新手经验有限,格局有限。

加上火车时间着急,有人会误入毛料。

这对夫妇,是个老手。

他一直盯着男人的手在看。

常年摸玉的人,手是有明显磨损的。

中年男人是沾玉石的人,或许常年来往腾冲,但他们依旧要卖给中年男人。

无他。

他们有足够的自信。

技高一筹。

除开赌石,还有两种骗局。

中年男人如果不买,他当即从他手上碰落,这叫碰瓷。

当然,碰掉的不是真品,他会以低于真品的一个价,让中年男人赔偿,甚至还会在赔偿后装好人。

如果中年男人买,他们便会偷梁换,把卖给他的东西,换成假货。

这也是为什么,这对夫妻要选玉牌做局的原因。

玉牌体积小,仿制难度低。

换货快。

中年男人兴趣十足,伸手就要交钱。

眼看就要成交了,我突然更具好奇的问

“老哥,多少能卖?

“我也没啥钱,但看你孩子病重,我算出个力吧。

“这位大哥,能否割爱给我。

我装作想占便宜。

中年男人见我诚恳,只好割爱。

夫妻二人愣住了,男人倒是反应很快,知道中年男人购买欲望被我打断,装作夸我是青天大好人,问我能出多少。

“九百六。

我一口开出了自己所有剩下的钱。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