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多花小说网!

首页资讯›宁安东海王《东海王宁安》最新章节阅读_(东海王宁安)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宁安东海王《东海王宁安》最新章节阅读_(东海王宁安)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东海王宁安》

宁安

东海王 东海王宁安 军事历史 宁安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宁安”的新书《东海王宁安》,这是一本军事历史小说。本书的精彩内容:素水和秋云从他身边经过,嘻嘻笑着。一刚开始,她和秋云也撑不住,但一个月下来,她们变得游刃有余。宁安没有催督余钱,他毕竟年龄大了,能跑多久就跑多久。而他自己,经过这短时间的锻炼,虚弱的体质改善显著...

来源:zby   主角: 宁安东海王   时间:2023-01-06 16:48

《东海王宁安》小说介绍

宁安东海王是军事历史《东海王宁安》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凤鸣楼宁安从长福楼出来,转身便到了这座自家酒楼从上到下巡视了一番,他直皱眉头据说长福楼和凤鸣楼以前是一家酒楼,其历史可以追溯到前朝大宁立国,这家酒楼便充了公,成为大宁皇家的皇产后来先是长福楼赐给长福公主,之后凤鸣楼赐给了废太子所以长福楼和凤鸣楼是…

第十七章 只欠东风

“一二一,一二一,……

清晨,东海王府如同往常一样响起号子声。

仿佛昨日的茶砖泡水事件根本没有发生。

余钱和冷铁也在队伍当中,他们和回来的护卫第一次参加,比其他更多一分新鲜感。

只是跑了一会儿,余钱便体力不支,蹲下来喘粗气。

素水和秋云从他身边经过,嘻嘻笑着。

一刚开始,她和秋云也撑不住,但一个月下来,她们变得游刃有余。

宁安没有催督余钱,他毕竟年龄大了,能跑多久就跑多久。

而他自己,经过这短时间的锻炼,虚弱的体质改善显著。

穿越那会儿,他多走几步路便气喘吁吁,如今五公里下来依旧生龙活虎。

跑过步,宁安在前院喝着凉茶与众人闲聊。

随冷铁和余钱南下的这帮护卫他还不熟悉,需要了解一下。

留在王府的护卫见怪不怪,归来的护卫虽有耳闻,但亲自经历,难免受宠若惊。

冷铁注意到自己这帮手下的表情,心里竟然泛起醋意。

暗道如今的东海王手段太厉害,过些日子只怕这些家伙对东海王比对他还要亲热了。

恍惚间,他又从东海王身上看到了一些靖王的影子,不免心中宽慰。

嘻嘻哈哈说笑了一阵,宁安令众人解散,他亲自检查了一下泡水茶砖的蒸制。

从他下了命令,当夜余钱便征用了膳房的蒸笼。

王府人多,蒸笼也多,一夜时间,三千斤的茶砖便蒸出了三分之一。

“蒸过的茶砖要插几根麦秆,将里面的水排除。宁安又吩咐了一句。

余钱应了声,不敢大意,忙吩咐下去。

赌局既定,东海王府再也没有退路,卖出茶砖是唯一的办法。

又是一天一夜的蒸制,第三天的时候,泡水的茶砖已全部蒸了一遍,堆在阴凉出风干。

做完这些,王府上下松了口气,一个个眼巴巴望着宁安,等待奇迹的发生。

然而他们什么都没等来。

东海王只是和往常一样,早起跑步,白日读书。

哦不,还多了一项,那就是让冷铁教他拳脚功夫。

和跑步的初衷一样,对宁安来说,多点保命的本领总归是好的。

当然,这个世界是没有降龙十八掌那样的绝世武功。

不过古人的生活很单一,要么自幼读书,要么自幼务农,要么自幼练拳脚。

且古人练武不是为了表演花拳绣腿,往往是为了充当护院,镖师以为生计。

尤其是上过战场的武夫,拳脚间更是招招杀人技。

冷铁就上过战场,还是一员骁将。

这便是宁安要跟他学的原因,说不定哪天就用得着了。

……

宁安的日子很悠然,王府其他人脸上的忧色却一日比一日浓。

眼见赌局期限临近,东海王却像没事一样,任谁都着急,也只有秋云整日乐呵呵。

宁安也不多说,只是按照自己的节奏来。

与此同时。

越来越多人了解到茶砖赌局这件事。

长福楼每日都会派人过来通报双方下注的情况。

这也是长福楼赌场的规矩。

截止当前,押东海王输的银子已经累计到了三万两,还在不断增加。

可见想让他栽跟头的人委实不少。

对此,宁安反而有些失望。

他还想对家能押上八九万两银子。

可在对家来看,或许三五万两就足以把他打趴下了。

毕竟东海王府的窘迫,他们一清二楚,没必要投入太多。

还有万一输了,他们就赔惨了。

除此之外,长福楼还查验了王府的茶砖,确保东海府没有作弊。

魏如豹也没有闲着,隔三差五打着拜访的名义来,目的当然也是茶砖。

……

皇宫,御书房。

皇帝宁淳正在批改奏折,这时一名宦官轻手轻脚进来,将一份折子交给了他。

这是一份从皇城司来的折子。

自大宁立国,皇城司便是皇帝的耳目,同时也负责缉捕,追拿罪官。

京师的任何风吹草动,都难以逃出他们的眼睛。

东海王府的茶砖一沉,宁淳便知道了。

及至东海王在长福楼摆出赌局,他自是清清楚楚。

不过宁淳似乎对东海王又一个荒唐举动毫无兴趣。

扫了眼折子,便扔到了装废纸的竹筐里。

对这位嫡子,他已经不抱任何希望。

前些日子,东海王闭门不出,他还以为这位嫡子终于反省了。

没想到只是昙花一现,他还是他。

这让他热起来的心肠又冷了下去,再次坚定了他杀鸡儆猴的决心。

当下大宁已是内忧外患,他绝不允许任何皇子不断败坏皇家名声,给外人攻讦皇家的借口,让天下人对皇家口诛笔伐。

又拿起一份折子,他的眉头皱了起来,折子的内容是金国使节既将抵京的消息。

自北关将领反叛投金,大宁与金国在真定,河间两府屡次交战,输多胜少。

这让他和满朝文武看到了金国兵马的强悍。

朝中主张议和的大臣越来越多。

而且,三年中趁着大宁与金国交战的间隙,南方叛军抓住机会,不断壮大,到了朝廷不能不重视的地步。

攘外必先安内逐渐成为朝堂共识。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他才答应了议和。

他即位时,深感千疮百孔的大宁王朝摇摇欲坠。

这些年,他一直在修补。

此番,他只希望一切能够顺利。

长春宫。

皇后萧语冰的寝宫,比起皇帝宁淳的冷淡,萧语冰则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得知茶砖赌局,她便立刻令人给宁安递话,让他取消赌局。

但只得到东海王让她安心的回复。

知子莫若母,萧语冰明白东海王这是不会改变主意了。

伤心下又感到悲凉,只道自己终究无法挽救这位嫡子的命运。

宁安自然不知道宁淳和萧皇后这些心思。

他只是在静静等待。

半个月之后,宁静的东海王府再次如沸水般喧腾起来。

王府上下个个面如死灰。

因为东海王让他们蒸出来的茶砖长霉了。

只是不同于其他人,宁安检查了这些发霉的茶砖之后却乐的合不拢嘴。

所有人都以为他要输了,可他清楚,自己赢定了。

剩下的十余天,他只需要制造一起营销事件,帮他把茶砖卖出去。

可谓只欠东风!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