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多花小说网!

首页资讯›东海王宁安(宁安东海王)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东海王宁安全文阅读

东海王宁安(宁安东海王)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东海王宁安全文阅读

《东海王宁安》

宁安

东海王 东海王宁安 军事历史 宁安

经典小说《东海王宁安》是网络作者“宁安”的代表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转过头,一对妙目瞅了眼宁安,她道,“东海王,现在可以说了吧?”宁安端着茶杯吹着热气。长福楼泡的茶叶正是王府的金花茶,这让他暗暗得意。足见王府新茶此番在长安引起了一股风潮。在这股潮流过去之前,金花茶将是王府一条重要的经济收入来源...

来源:zby   主角: 宁安东海王   时间:2023-01-06 16:49

《东海王宁安》小说介绍

宁安东海王是军事历史《东海王宁安》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凤鸣楼宁安从长福楼出来,转身便到了这座自家酒楼从上到下巡视了一番,他直皱眉头据说长福楼和凤鸣楼以前是一家酒楼,其历史可以追溯到前朝大宁立国,这家酒楼便充了公,成为大宁皇家的皇产后来先是长福楼赐给长福公主,之后凤鸣楼赐给了废太子所以长福楼和凤鸣楼是…

第三十五章 偶遇

长福楼二楼。

临街的天字号包间,宁安与长福公主相对而坐。

距离午饭还有一段时间,所以二人不过喝茶清谈。

望向街道上如织人流,往来长福楼者却寥寥无几,长福公主不禁幽幽一叹,“这百香楼的名声一日比一日响亮,长福楼的生意也要一日比一日冷淡了。

转过头,一对妙目瞅了眼宁安,她道,“东海王,现在可以说了吧?

宁安端着茶杯吹着热气。

长福楼泡的茶叶正是王府的金花茶,这让他暗暗得意。

足见王府新茶此番在长安引起了一股风潮。

在这股潮流过去之前,金花茶将是王府一条重要的经济收入来源。

听见长福公主的话,宁安回道,“很简单,只要把人吸引回来,无论酒楼还是赌场的生意都会好起来。

长福公主横了宁安一眼,她还以为宁安有什么高见,没想到张口就说了一句废话。

哼了一声,她道,“说的简单,难不成你还有什么东西比那个茗香更能吸引男人吗?

宁安笑了笑,“姑姑这可就错了,这做生意讲究你无我有,你有我优,咱们虽然没有茗香那样的花魁娘子,但却可以有百香楼没有的东西,从而反败为胜。

“你无我有,你有我优?长福公主低低重复了一遍,望向宁安的眼神越发古怪,“没想到你对于政务一窍不通,倒是有些经商的才能。

“姑姑过奖了。宁安嘴上谦逊,但对于自己这方面的能力还是很自信的。

长福公主点了点头,“看来,你赢了赌局不是侥幸,不过经商总归是下贱营生,君子不屑为之,我一个女儿家倒罢了,你堂堂皇子行商,就不怕令人耻笑吗?

宁安飒然一笑,“侄儿在京师的名声已经臭不可闻,又何惧再臭一些,再者,我以为那只是酸儒的偏见,固然农为国本,但国无商不富,仅仅依靠农赋维持国库,只会让农户越来越贫苦。

顿了下,他继续道“但若是大举兴商,征收商税,多一项收支,不但可以让国库丰盈,还能减少农赋,取天下之民心,岂不是好事,可见行商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

长福公主皱起了眉头,“谬论,若人人都去行商,田地谁来耕耘?

宁安摇了摇头,古人很聪明,但又一条不是很好,那就是喜欢守旧,祖宗立下的规矩那就是天条,谁也不敢轻易违反。

前人说士农工商,后人便继承下来,完全不会因时制宜。

抿了口茶水,他反驳了长福公主,“历朝历代由乱而治,经过战乱,人少田多,国家百废待兴,自然需要将百姓束缚在土地上,先让人人吃饱,家家有余粮,但之后经过门阀士族数十年,甚至百余年的强取豪夺,失地的百姓渐多,沦为流民,便无需再死守着这一条了。

见长福公主张口又要反对,他抢道,“我知道姑姑想说这些失地的百姓可以去给豪强充当佃农,但请问姑姑大宁的豪强和门阀向朝廷纳了多少赋税?与其如此,不如让他们行商。

实际上土地兼并,王朝覆灭是每个朝代的宿命。

宁安也只是提出自己的看法,或许能让一个封建王朝解决暂时的困难,多延续一些年。

长福公主一窒,大宁门阀士族是不需要纳粮的。

缓缓端起茶杯,她瞥向宁安眼神越发不同。

显然没想到百无一用的东海王还有这番见解。

收回目光,她忽然通过包间的门缝扫到有人站在那里,立刻喝了一声,“谁?

宁安怔了下,转过头去。

这时,门外的人推开了门,露出一脸歉然的表情。

向长福公主和宁安躬身道,“得罪,得罪,老朽正巧路过,听见二位机辩,为之摄神,还望见谅。

“是你?那人一进来,宁安就认了出来。

却是经常在李氏茶铺喝茶的那个老头,经常和老头在一起的少女也在。

跟在老头身后,也低头致歉。

老者闻声,抬起头来,看见宁安登时露出讶然的表情。

少女也捂着嘴,一脸不可思议。

“你这老头,怎么本王在哪里,你就在哪里,你是不是一直在跟踪本王?宁安语气不快。

在李氏茶铺的时候,这家伙就对自己横条眉头竖挑眼的。

现在又出现在长福楼,偷听自己和长福公主说话,他怎能不怀疑?

“胡说,我们才没有跟踪你!老者还没说话,少女一下涨红了脸,争辩了一句。

少女人长得美,生气起来反而越添风味。

不过宁安现在显然没有心情去欣赏美色,只关心这爷孙俩到底是什么来头?

长福公主原本脸上如同挂了寒霜。

但打量了一会儿老者,似是想到什么,神色微变,不由问道,“云公,是你吗?

老者转向长福公主,瞧了一会儿,忙躬身行礼,“上官云见过长福公主。

长福公主还了一礼,笑意盈盈,“原来真的是云公,大约十年未见了。

给了宁安一个眼神,长福公主道,“东海王,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这位就是当年把你扶上太子之位的上官云,云公,皇上已经决定起复他,令其官复原职。

“上官云?宁安呆了呆。

废太子的记忆里深刻的东西不多,但上官云三个字却极为清晰。

显然很感激这位当年支持他的朝廷重臣。

自己爷爷的身份让长福公主说了出来,少女看向宁安的眼神微微得意。

意思你还不快快主动行礼?

但接下来宁安的一句话,把她气的半死。

只听宁安道,“哼,那你也不能装作不认识本王,天天跟踪本王。

他这话自然是故意的。

当下,他借行商积蓄力量,以大宁权贵的传统偏见,或许还能认为他不务正业,全然不在意。

但如果他露出要和上官云这等重臣走近的意思,只怕境遇将会急速恶化。

所以,他没必要表现出恭敬。

最重要的是,这也符合废太子的风格。

而且,废太子欠他的,他又不欠。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