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多花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云来酒馆

>

云来酒馆

小哥兔 著

古代言情 李益 林晚

小说《云来酒馆》是著名网文作者“小哥兔”所著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主要讲的是:五岁那年,舒家从镇上搬到了林杏儿家的隔壁,舒冉的父亲原来是商人,家中颇有资产,良田百顷。天有不测风云,舒冉父亲有一次做生意被骗,家中田地值钱的全部被抵债了,不得已来卢家村落脚。烂船还有三分钉,舒家家境比同村的人好很多,读书识字,彬彬有礼。林杏儿从小聪慧懂事,林父舍不得女儿远嫁...

来源:fqxs   主角: 林晚李益   更新: 2023-03-15 05:5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叫做《云来酒馆》是“小哥兔”的小说。内容精选:一夜辗转反侧,接近黎明才迷迷糊糊睡着,醒来时已经晌午花婶是个热心肠的,一上午时间将林杏儿夫家和娘家的事打听的一清二楚等了一上午,好不容易等到林晚下楼,将她拉到厨房,压低声音道:“掌柜的,那个女人不能留,她的经历和以前在咱们店帮工的杏儿妹子一模一样,说的肯定是假话,编假话装可怜,估计是来偷店里的酿酒方子”林晚用后世的办法提高了酒的纯度,很多好酒人士会慕名而来,店里生意火爆,花婶的担心也不无道理......

第8章 忆往昔

也许是皇天不负有心人,林杏儿居然奇迹般的苏醒了。清醒后的林杏儿让人将林晚和李益请了过去,讲述了她和舒冉的点点滴滴。

林杏儿是家中幺女,上面的哥哥姐姐都夭折了。她的母亲四十岁时才生了她,她的父亲是村里的木匠,家中孩子少,吃穿不愁,从未干过重活。

五岁那年,舒家从镇上搬到了林杏儿家的隔壁,舒冉的父亲原来是商人,家中颇有资产,良田百顷。天有不测风云,舒冉父亲有一次做生意被骗,家中田地值钱的全部被抵债了,不得已来卢家村落脚。

烂船还有三分钉,舒家家境比同村的人好很多,读书识字,彬彬有礼。林杏儿从小聪慧懂事,林父舍不得女儿远嫁。舒家是外姓,想要在村里立足,最好的办法是联姻,两家心照不宣,来往频繁,小孩子间自然就熟悉了,经常在一起玩耍。

十三岁的林杏儿是十里八乡的美人,来说亲的媒人快将门槛踏破了,林父借口女儿年纪还小,晚两年再定亲。舒冉比林杏儿年长一岁,舒母管的极其严苛,督促儿子读书,期待儿子能出人头地,离开卢家村,迟迟不愿意去林家提亲。

舒冉在县城读书,一个月回来一次,每次回来都会带些城里时兴的小玩意送给林杏儿,教她读书识字。有一次偷偷溜去集市游玩,遇到了卖青梅树的商贩。当时刚教会林杏儿“郎骑竹马来,竹马绕青梅,舒冉买下了青梅树,种在院中。

那时候战乱不断,舒家靠典当度日,舒父又生了一场大病,家中无力继续供舒冉读书,舒冉就回了村里,给镇上富户人家子弟启蒙。

在舒冉的一再坚持下,舒父最终同意去卢家提亲。两家订亲后,不能再见面,只能靠书信来往。在林杏儿十六岁那年,两个人成亲。

天有不测风云,在成亲当天,村里来了一伙强盗。虽然提前得到消息,但是已经来不及逃离,只能将孩童和年轻女子送到后山暂避。整整等了一天一夜,没有任何消息,他们下山查看,年纪大的全部被杀死,青壮年和尚有姿色的妇人都被带走了。

村里家家户户办丧,整个村哭声不断。林杏儿的父母被杀,舒冉的父亲被杀,舒冉自己和他母亲下落不明。村里只有妇人和孩童,互相帮衬着办完了丧事。

生活还要继续,缺少了劳动力,种田的重任落到了妇人和孩童身上。林杏儿从未下过田,第一次下田拔草分不清秧苗,腿被蚂蟥咬出了血。割稻的时候,手指不知道被割伤了多少次,扁担压在肩上重千斤。刚开始挑担子时候,肩膀总是会红肿,渐渐地肩膀上结了厚厚一层痂,不再感到疼痛。

失去了父母,夫君和婆母下落不明,林杏儿被迫一夜之间长大,学会了种田种地。晚上会趴在被窝里哭泣,白天要擦干眼泪干活。村里妇人知晓林杏儿从小没干过多少农活,忙完自己家的活,会尽力帮忙。

农忙时种地,农闲时去镇上打听消息,可舒冉和舒母好像人间蒸发了。渐渐地不在满足附近的乡镇,去县城里托人打听消息。

在舒母失踪的第二年,林杏儿终于打听到舒母的消息。村里人不知道舒母那一年多里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林杏儿将他父亲留下的田地全部卖了,接回了舒母。在卢家村,外嫁女是没有权利卖她父母的田地的,林杏儿坚持卖了田地,与村里人交恶。

舒母被接回了家里,两人相依为命,舒母身体不好,需要常年吃药。林杏儿为了给舒母治病,早出晚归,农闲时去镇上码头背货维持生计。

风吹日晒,短短两年的时间,林杏儿变得皮肤黝黑,双手布满了老茧,脸上皮肤粗糙,冬天手掌手背和脸上都是裂口,看起来像个三十出头的妇人。以前的林杏儿很爱照镜子,不知从何时开始不敢照镜子了。

在舒冉失踪的第五年,林杏儿听说有人在省城见过舒冉。这五年里,林杏儿无数次出门寻找,次次失望而归。哪怕是假消息,只有一丝丝的可能性,她都不愿意放弃,带着10个铜板和一包袱饼出了门。

渴了喝溪水,饿了吃饼,整整花了半个月时间才走到省城。又一次失望而归,林杏儿踏上回家的旅程,离开家一个月,归心似箭,回到家,只剩下空荡荡的院子。向村里人打听才知道,舒冉立了大功,衣锦还乡,把舒母接到河洛城。

卢杏儿追出村口,摔倒在地,她不明白冉哥哥为什么不等她回来就走了?还有婆婆,为什么也丢下她了?她想知道为什么,花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走到了河洛城。偌大的河洛城,林杏儿不知道去那里找舒冉,只能在酒楼里给人洗碗,一边在打听消息。

舒县男大婚,府中橱子忙不过来,请了酒楼里的帮厨,林杏儿跟着去刷碗。整整刷了一天的碗,林杏儿腰酸的直不起来。掌柜让林杏儿去前厅领赏,在前厅,坐在主位上发赏钱的是舒母。

见到林杏儿,舒母也很吃惊。找了个由头将林杏儿单独带了出来,让林杏儿早点回乡,不要在河洛城多逗留。

林杏儿说道这里,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哭诉道“掌柜的,你知道吗?我和他娘说话的时候,他过来请他娘入座,可他没认出我。

林晚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耐心地等待她平复心情。

等平静下来,林杏儿继续讲述她的故事。舒母安排人将她送出府,安排了客栈,并且安排了侍卫看管她,以防去婚礼现场捣乱。第二天,舒母带着侍女过来客栈,说舒冉娶的是温大将军的女儿,对舒冉仕途有帮助,给了一百两银子和一些首饰让她回乡。

舒母怕林杏儿去找舒冉,影响了他的前途,安排了侍卫强行将她送回了家乡。回到家乡的林杏儿大病了一场,后面的事她也记不清楚,更不清楚为什么变成了十七八岁的模样?

《云来酒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