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多花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文章精选白夭谢言慕

>

文章精选白夭谢言慕

谢言慕 著

现代言情 白夭 谢言慕

名为《白夭谢言慕》的小说是谢言慕所著,主角是谢言慕白夭。它极富想象力,故事节奏紧凑,令人沉醉其中。本书的精彩内容:不救。”她不想与谢言慕计较这些年的得失,并不代表她就对这三年所受的委屈毫不记恨。暗卫迟疑了一瞬,说道:“谢将军说,若公主出手相救,想要之物尽管开口。”白夭冷笑一声:“我有何物是想要而得不到的?回去告诉......

来源:fcdbd   主角: 谢言慕白夭   更新: 2023-09-19 18:2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谢言慕白夭的现代言情《白夭谢言慕》,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谢言慕”,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将军。”此时一位侍女走了进来,谢言慕收枪冷道:“什么事?”侍女惶恐的递上和离书,不安地说道:“将军,奴婢今早去少夫人房里,不见少夫人身影,只见这个……”谢言慕接过和离书。看着上面那句“自此相决绝”,拿枪的手攥紧了。心口莫名堵塞,他抿唇将这股情绪强压下去,将和离书随意一掷...

《白夭谢言慕免费》 第3章

他本以为是这位谷主有意刁难,不曾想竟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只是第三条,终身不娶又是为何?谢言慕心中越发奇怪,让府内小厮快速去煎药。另一边,藏身侧廊的萧知雪几乎将嘴唇咬破。若是当真让这药王谷谷主治好了谢母,谢言慕便要兑现约定上的第三条,与她和离。萧知雪如何能接受这样的结局?!她看着小厮拿出去的雪莲,眼中闪过一丝阴戾。…《白夭谢言慕免费》免费试读将军府内。
谢言慕正在演武室练枪。
长枪挥洒,宛若银龙,身躯稳健潇洒,只是越发暴躁的枪法暴露了他极度焦躁的内心。
“将军。
此时一位侍女走了进来,谢言慕收枪冷道“什么事?
侍女惶恐的递上和离书,不安地说道“将军,奴婢今早去少夫人房里,不见少夫人身影,只见这个……
谢言慕接过和离书。
看着上面那句“自此相决绝,拿枪的手攥紧了。
心口莫名堵塞,他抿唇将这股情绪强压下去,将和离书随意一掷。
“走便走了,不用再管。
另一边,皇宫内。
白夭跪在雕空镂花的龙凤床前。
皇帝萧钰负手站与窗前,一言不发。
太后靠着床头,病气恹恹地说“哀家以为,你此生都不会再回来了。
白夭只觉心如刀绞,喉头像是哽住了一口气。
“是儿臣不孝。
太后抬起沉重的眼皮望向她“既然走了又是为何回来?偌大将军府,竟然没有你的容身之地么?
白夭只觉那眼神像是将她看穿了一般,窘迫在太后面前一览无遗。
她从喉间挤出颤抖声音“儿臣知错。
“……哀家记得你以前从不会认错。
太后看着眼前瘦弱苍白的女儿,不可谓不心疼。
白夭是她唯一的女儿,由她一手带大,十三岁时身患顽疾,被药王谷谷主所救,自此便离宫在谷主身边学医,更在谷主去世后继承了药王谷谷主之位。
可在三年前,竟然因为“驸马不可从军这一条规定,毅然抛弃所有身份,改名换姓,下嫁至将军府。
太后心疼她的遭遇却也愤恨她的愚蠢。
她低咳了两声,叹道“你的尊严呢?你的骄傲呢?长平,我不记得我教过你为了男人放弃一切。
白夭死死咬住唇“是长平错了。
太后也红了眼“长平,哀家已经老了,撑不了多少时日了,哀家只希望最后的日子里,你与皇帝能常伴哀家左右。
白夭再忍不住,眼泪漱漱而下。
“既然回来了便不要再想从前的事了。身着明黄龙袍的萧钰扶起白夭,眼眸幽深。
“只是,朕竟不知北境王何时和天策将军有了联系,你可知具体情况?
白夭眸子一颤“长平不知,愿为皇兄查证。
看了白夭几秒,萧钰叫来中书舍人“拟旨,长公主萧芷于宫外游学,如今回宫,封于昌都程阳郡,食邑三万户。
程阳郡地处皇宫与药王谷之间,是昌都最富饶的郡县,马场可驻十万军马,可谓昌都险要之地,从来只受君王管控,如今赐给长公主实在是莫大的荣宠。
中书舍人震惊的退下。
白夭回了长公主府。
推开门,手却顿住了,里面竟然与六年前的公主府一模一样,丝毫不差。
白夭眼眶一热,叹道“莫荀,你总是待我这般好。
莫荀从房梁上越下,面如冠玉,凤眸上挑,总是一副冷淡的模样。
正是山谷中的黑衣男子。
他垂着眼眸,跪在白夭身边“这是属下分内之事。
白夭却不赞同“你早已是锦衣卫统领,何必为这些小事分心。
莫荀沉默了一瞬,道“莫荀一生只为公主而活。
他自十年前被被公主所救,这条命便已经是她的了。
“你这又是何苦?白夭苦笑,“从来没有谁离了谁便不能活。
莫荀没有说话,似乎并不认同她的看法。
白夭只能叹息一声,进了府。
三天后。
留在药王谷的暗卫送了一封信至长公主府。
白夭看着上面的红印皱了眉头,红印代表事态紧急,病患生命垂危。
她连忙拆开,上面写了一些症状与诊金。
直至看见落款时,目光骤然一顿。
上面赫然写着——谢言慕!
白夭手指轻颤了颤,谢言慕信中句句提到“家母,症状是中毒之向,这毒凶悍异常,世所罕见,寻常医馆根本无从下手。
难怪要找到药王谷,可惜……
白夭将信重新塞了回去,语气冷淡地说道。
“不救。
她不想与谢言慕计较这些年的得失,并不代表她就对这三年所受的委屈毫不记恨。
暗卫迟疑了一瞬,说道“谢将军说,若公主出手相救,想要之物尽管开口。
白夭冷笑一声“我有何物是想要而得不到的?回去告诉他,此毒难解,我,治不了。
药王谷外。
谢言慕拧眉“这是原话?
伪装成药童的暗卫答道“一字不差。
谢言慕眸色一沉。
他心中自然明白,这并非治不了,而是不想治,可他却始终想不起来,如何惹到了这位药王谷谷主。
可找遍了所有医馆,所有人都束手无策,唯有药王谷,方有一线生机。
他想到谢母在床上痛苦虚弱的样子,一咬牙,撩起袍衫跪了下去。
暗卫冷眼看着“将军这是何意?我家主人既然说不救,将军便是跪到死她也不会救。
“若是谢某得罪了谷主,谢某自当赔罪。
谢言慕背脊挺直,不卑不亢“古言道,医者仁心,谢某的母亲何其无辜,何苦为谢某买罪?
暗卫默然,回报给了白夭。
彼时白夭正在园中种莫旬送来的山茶花,听到这句话不禁挑眉道“赔罪?
她面色冷然,看着满园的药草,唇角讥诮勾起“既然要赔罪,那便让他赔。
白夭转身去了房里,摊开纸张,洋洋洒洒地写下三个条件。
麒麟之角、天山雪莲、终身不娶。
若说前两个是让谢言慕知难而退,那么第三个便是白夭真正的条件。
一报还一报,萧知雪既然能仗着郡主之位将她赶走,那她便让萧知雪也尝尝重要之物被夺去的滋味。
她静静地等待佳音,明白谢言慕根本不会拒绝。
果然,十日后,谢言慕便将前两样东西送至了药王谷。
附信道“待谷主治好家母,最后一条谢某自当兑现。
当真是避无可避。
白夭垂眸,让暗卫带上麒麟角和雪莲,坐上了马车。
将军府门口。
谢言慕等候已久,马车终于缓缓驶来。
他忙上前迎接,只见一头戴幂篱,长纱过膝的女子走了下来。
谢言慕眼神微凝,有那么一刻,他竟觉白纱下的影子莫名的熟悉。
女子缓缓开口“我需先给夫人号脉,还请将军带路。
这声音沙哑粗粒,全然是个陌生的声音,谢言慕按下疑虑,将其带入谢母屋内。
白夭为谢母号过脉,看了看她的耳朵,下面一片乌青。
心下一沉,果然是那种叫‘拓米勒’的剧毒,只是这毒是西域独有,为何会出现在谢母身上?
谢言慕见她不语,紧张地问道“如何?
白夭不疾不缓地说道“麒麟角八钱,雪莲三两,熟地黄、卷耳、白果、钩吻各二两,十碗水熬成一碗,再以银针辅佐,毒自可解。
谢言慕眼眸微微一顿。
那雪莲与麒麟角竟然是解毒的药材。
他本以为是这位谷主有意刁难,不曾想竟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只是第三条,终身不娶又是为何?
谢言慕心中越发奇怪,让府内小厮快速去煎药。
另一边,藏身侧廊的萧知雪几乎将嘴唇咬破。
若是当真让这药王谷谷主治好了谢母,谢言慕便要兑现约定上的第三条,与她和离。
萧知雪如何能接受这样的结局?!
她看着小厮拿出去的雪莲,眼中闪过一丝阴戾。
约莫半个时辰,小厮端来药,
只见药一下口,谢母突然全身痉挛地坐直了起来,眼睛突然睁大,猛地吐出一口黑血!

小说《白夭谢言慕》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文章精选白夭谢言慕》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