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苦思冥想了一整夜的陈知安刚睁开双眼,就看见一个挂着憨厚笑容的中年男人杵在自己跟前那男人穿着一身锦袍,手里捧着个精致食盒,并不高大的身躯小心翼翼地堵住漏进来的阳光见陈知安睁眼,男人赶忙把手里的食盒奉上,嘴里更是懦懦道:“儿啊,都是爹不好,让你受委屈了!”陈知安张了张嘴那句原主常常挂在嘴边的老不死终究没说出口接过食盒,捡起一个肉包子慢慢吃了起来这男人,正是大唐陈留候,陈知安的父亲—......

点击阅读全文

不当纨绔许多年,悟道成剑圣

无删减版本的现代言情《不当纨绔许多年,悟道成剑圣》,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姜华雨,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姜华雨欧阳雪。简要概述:翌日清晨苦思冥想了一整夜的陈知安刚睁开双眼,就看见一个挂着憨厚笑容的中年男人杵在自己跟前那男人穿着一身锦袍,手里捧着个精致食盒,并不高大的身躯小心翼翼地堵住漏进来的阳光见陈知安睁眼,男人赶忙把手里的食盒奉上,嘴里更是懦懦道:“儿啊,都是爹不好,让你受委屈了!”陈知安张了张嘴那句原主常常挂在嘴边的老不死终究没说出口接过食盒,捡起一个肉包子慢慢吃了起来这男人,正是大唐陈留候,陈知安的父亲—......

精彩章节试读


陈知安懵了。

许多原主以前从未注意过的细节清晰地印在脑海里。

陈知命......

至少有八成可能,在暗中蛰伏,只待有朝一日震惊天下。

甚至,五年前陈知命只身闯入江湖,恐怕已经在前往缥缈宗的路上!

来不及考虑陈留候位的归属。

他开始回忆原主有没有嘲讽过废物二哥。

有没有仗着天资高欺负人儿!

——许久之后。

他如释重负吐了一口气。

还好!

这家伙虽然又坏又蠢,好歹没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对家里人不算孬,顶多只是私底下得瑟。

甚至曾经还为二哥出过头,揍过那些出言嘲讽的人。

既然二哥有可能不简单,那大哥......

真的只是个书呆子吗?

陈知白表现的很普通,书不离手,看的好像是春秋?

唯一奇怪的是,原主自从记事以来,似乎从来没见大哥发过火,脸上永远挂着温和的笑容,让人心生亲近!

这就很离谱了。

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气,大哥永远一副温和模样,这是活成了圣人不成?

而且,想起被原主随手丢在角落里吃灰的那本武道残卷,陈知安感觉脑袋都肿了一圈。

那是他刚满十二岁的生辰宴,陈知白送了本泛着古意的破书。

让他有空就照着这书上的小人儿修行,好像是说什么武道孤本......

这是陈知白唯一一次送他礼物。

原主捧着练了半天毫无头绪。

加上心底下也觉得大哥都算不上什么修行者,送的东西肯定也就那样了。

从此就丢在角落里吃灰,再也没练过。

和那本无名残本一起的,还有部陈知命送的剑经。

剑经就更离谱了,整本书只画了一柄剑,歪歪斜斜看起来丑陋不堪,就像是稚童的涂鸦。

彼时原主碍着二哥的面子,随意瞥了几眼,然后就陪着无名残本作伴去了。

只有小妹送的那块玉佩,陈知安倒是常年佩戴,从不离身......

取下那块雕着知安二字的暖玉,陈知安心里稍微有些安慰。

便宜大哥二哥都有可能是隐藏大佬。

还好有小妹陈知冬。

她才十四岁,出生时也没什么异象、这些年跟在原主屁股后面晃荡,可谓是知根知底,除了那双丹凤眼有时候挺幽深,其他都还好!

不过比一个注定不会继承爵位的小妹强,好像也没啥值得庆幸的。

而且,这他娘的也未必嘞?

原主在陈留侯府被当作天才吹捧了十几年,到头来居然可能是最菜的那个......

如果猜测成真,大哥是隐世大佬,二哥是天命之子,那整座陈留侯府,不就是随时可能被祭天的大凶之地?

世人皆知。

主角都他娘的是孤儿种。

哪怕不是,只要踏上修行路...也多半快了。

亲人祭天,法力无边!

小小的一个陈留候府,隐藏着两个还没崛起的天命之子,这他娘的随时可能要无啊!

这一刻。

陈知安忽然觉得这大牢里飘荡的腐朽霉味都格外清新,比那随时可能炸的陈留候府好多了。

平复下心境。

陈知安垂头低声幽幽道:“我感觉要危了,统子,真不考虑开个新手礼盒?”

大牢里一片寂静,唯有那位老狱卒鼾声渐起。

就在陈知安觉得大概不会有回应的时候,一道机械冷漠的声音响起:“等价交换、童叟无欺!”

“没得商量?”

陈知安尤不死心地问道。

回应他的是一片沉默。

作为穿越狗。

陈知安也是有统子傍身的。

只是和那些踩狗屎、说怪话、做选择题、签到打卡等就狂送资源的同行比起来,祂就像个贪婪而奸诈的商贩。

在橱窗前挂了两块让人无法拒绝的肥肉,一块叫时间,另一块叫悟道!

每一块肥肉上都标注了价钱!

一天时间是五百两银子、一次悟道是一千两。

也可以用其他等价的东西来换。

比如元石、古董、宝物、功法、甚至是女神的原味肚兜?

只要系统衡量觉得有价值的东西,万物皆可换!

陈知安杀鱼这些年,累死累活干一天也就两百块而已。

以这大唐白银的购买力来换算的话,大约要不吃不喝干十年才能在系统那里买到一天的时间。

默默掂量陈留侯府目前的家底,陈知安愈发的惆怅了。

陈阿蛮是个不擅长经营的,全靠着封地分润的那点税收过日子,加上俸禄,一年的纯收入大概在六万两白银左右。

抛开陈留候府的用度和养的那八百老弱病残,基本上就没剩些啥了。

加上原主这厮整日流连勾栏惹是生非,上下打点都要花银子,搞得陈留候府的库房已经捉襟见肘。

前些日子陈阿蛮隐晦地提醒了原主出去玩尽量少掏钱。

结果原主太蠢,没理会到老爹的意思。

这会儿库房里,似乎仅剩了三千多两银子,仅仅够用到秋后收税而已。

也就意味着。

哪怕陈知安想啃老摆烂,也成了奢望.....

默默关掉系统面板。

陈知安转过头去看着那位假寐的张小二,面无表情道:“小二哥,过来,我有事儿给你说!”

张小二犹豫片刻,有心拒绝,可是想到两人之间的身份差距,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过来。

身子微躬正准备说话。

却见陈知安闪电般伸出右手,拽住他的脖子一掌拍在他头上,恶狠狠道:“你他娘的抢我酒喝?没有五百两这事儿别想过去!”

张小二被他一掌拍得头昏眼花。

茫然地看着陈知安伸手在自己袍子里乱摸。

就连靴子都被叶知安拽下仔细检查。

一顿干净利落的收刮后,张小二已经衣无寸缕,光溜溜躺在地上,胸前一头猛虎栩栩如生。

陈知安调开面板,一股脑把这些东西全都让系统定价,结果除了那柄破刀给了二两银子,其余都被冷酷拒绝了。

最后。

陈知安在狱袍最隐蔽的夹缝里掏出一个钱袋,掂量片刻,又是一掌拍下:“穷鬼,就他娘的五两银子还藏?呸!”

张小二浑身抽搐,不知是被气的还是被打的,头冒白烟、满脸通红、直接晕了过去。

不远处,那老狱卒嘴角微抽,悄悄裹了裹狱袍,靠在墙上鼾声如雷!

......

小说《不当纨绔许多年,悟道成剑圣》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