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满庭一捋长须微微一笑,当真极为认真的看向了那些诗词他虽然不知前因,但此刻听了她们的这番言语,心里已经了然这次前来广陵城讲学,其实本就是受钟离若水她爷爷钟离破所托钟离破担心自己最疼爱的孙女做出了离谱的惊人之举,故而拜托花满庭前来广陵城既然孙女意图以文选婿,那就得给孙女找一个宁国最有才华的少年,所以钟离破在京都玉京城的小圈子里也放出了风声于是玉京城的四大才子中的两位也去了广陵这两人钟离破...

点击阅读全文

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做了多年诗仙,你却说我文武双废?》,是一本十分耐读的穿越、历史、作品,围绕着主角李辰安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堵上西楼。《做了多年诗仙,你却说我文武双废?》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第四百九十一章 强硬的态度,作者目前已经写了112.3万字。

做了多年诗仙,你却说我文武双废?

作品介绍

《做了多年诗仙,你却说我文武双废?》小说是网络作者堵上西楼的倾心力作,主角是李辰安。主要讲述了:花满庭一捋长须微微一笑,当真极为认真的看向了那些诗词他虽然不知前因,但此刻听了她们的这番言语,心里已经了然这次前来广陵城讲学,其实本就是受钟离若水她爷爷钟离破所托钟离破担心自己最疼爱的孙女做出了离谱的惊人之举,故而拜托花满庭前来广陵城既然孙女意图以文选婿,那就得给孙女找一个宁国最有才华的少年,所以钟离破在京都玉京城的小圈子里也放出了风声于是玉京城的四大才子中的两位也去了广陵这两人钟离破...

书友评价

另外,作者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你写小说就好好写小说,好家伙,各种心灵鸡汤,灵魂补药,人生感悟,一股脑的往里堆,一个章节,百分之九十是这些玩意,百分之五通过小说人物说出来的话,还是这些破玩意儿,就剩下百分之五勉强算的上是剧情,还要加上各种吟风弄月,我就想问问作者,您这是写小说还是编心灵鸡汤教材呢?实在不想说了,太烂了!

这开头真像《极品家丁》啊[抠鼻]

这本书就如西药的说明书一样,一大堆没有必要的介绍,主要成分就短短几个字,无味,不推荐……

热门章节

第两百三十九章 文会 二

第两百四十章 文会 三

第两百四十一章 文会 四

第两百四十二章 文会 五

第两百四十三章 诗仙 一

作品试读


李辰安并不知道与刘酌的那场初见是花满庭刻意而为。

他关心的依旧是自己的小酒馆。

小酒馆的装潢与那些器物的筹备而今已全部完成,接下来就是酿酒了。

坐在小院子里的凉亭下,将酿酒的一应工序仔细的回想了一遍,并落在了纸上,仔细的又看了看,最耽误时间的是发酵。

发酵需要十至二十天的时间。

虽然发酵四天也能酿酒,但既然这活儿做了就应做的更完美一些,那今儿个就先将前面的步骤做完,等个一二十天再酿酒开业也不着急。

兜里还剩下八十多两银子,足够自己生活一段时间。

如此想着,将这张纸塞入了怀中,去了东厢房的卧室取了昨儿夜里从花满庭老大人那得来的两幅字,他走出了小酒馆。

得去寻个浆裱铺子,将那首将进酒的诗给裱起来,也要将小酒馆的名字做成一个匾额。

在西市将活儿丢给了一家浆裱铺子,他向李记粮铺走去。

倒不是担心李小花收了十两银子的定金跑了,主要是无事。

可他刚刚走到那条街巷的时候,却发现李小花那铺子外面围满了人。

人群中有个惨烈的声音传来:“天杀的啊!我儿他正当做生意,怎落得了这般下场!”

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声音里充满了悲恸。

李辰安眉间一蹙连忙走了过去,挤进了人群中,便看见一个妇人坐在地上捶胸顿足的嚎哭。

“怎么了?”

他蹲在了这个妇人面前。

“我儿、我儿被官府抓了!”

“李小花?”

“正是……”

妇人抬起了头来,一把抓住了李辰安的手,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样,“公子认识我儿?公子,您能不能救救我儿?奴家这辈子给您做牛做马都愿意!”

李辰安并没有抽回手去,“别急,你仔细说说发生了什么事?”

“公子,昨天小店来了个客人,我家小花卖了一些粮食给他……那客人是个好人啊!他需要很多粮食,还答应让我家小花去他府上当个护院……我儿很是欢喜,便送去了粮食,回来时候还告诉奴家,说那公子愿出钱将我家粮食全买了去,说今儿个我们娘俩就能搬到那公子的府上去。”

“奴家还以为是老天爷开了眼,却没料到就在刚才,几个恶棍冲到了我家铺子里来。”

“他们说我们不应该卖粮给那公子,说我儿坏了他们家老爷的规矩。”

“我儿与他们讲道理,但他们却对我儿棍棒相加。”

“我儿忍无可忍还了手,我儿力大,在那时哪里控制得住,于是……我儿打伤了他们。”

“他们报了官,官差刚才将、将我儿捉拿了去!”

“公子,奴家求你救救我儿,奴家给你磕头了!”

李辰安一把将她扶起,脸上的神色阴沉得有些吓人,不用问,这件事定是沈家沈千山派人所为!

“大娘,我就是买你家粮食那公子!”

“啊,恩人、求恩人救救我儿!”

“你放心,我一定会将小花救回来,你身子有恙,快去屋里呆着,我这就去衙门!”

“好、好,多谢恩人!”

李辰安起身挤出了人群,脑子里想了想,面色阴冷的向位于钟楼街的广陵城衙门而去。

西市的那群人依旧没有散去,此刻有人发出了疑问:“咦,刚才那少年不就是李辰安么?”

“哪个李辰安?”

“就是咱广陵城李府的那个被他爹赶出了家门的李辰安啊!”

“还真是他,以前他开蒸糕草饼铺子在我家买过面粉。”

“那傻子买那么多粮食干什么?”

“谁知道呢?听说沈家已取回了婚书……你们说这是不是沈家为这些日子的憋屈采取的报复手段?”

“那沈家也不对啊,你要报复找那傻子去,干嘛欺负到小花头上!”

“喂喂喂,刚才李辰安说他一定会将小花救回来……你们说有没有可能?”

“切!他凭什么?若是他找了他爹去衙门花点银子走点关系倒有可能,这还得看沈家会不会在衙门插手。他都被他爹赶出家门了,他哪里来的那么大的本事从衙门里捞人?”

李小花她娘一听,顿时充满了绝望,这才知道儿子以为寻到的那贵人,居然是李辰安那个傻子!

“我儿……你这是瞎了眼啊!”

……

……

钟离府。

钟离若水正咬着笔杆子看着她二哥钟离秋阳。

“怎么?不信?”

钟离秋阳坐在了钟离若水的对面,“我才是你亲二哥!这么重要的事难不成我还会害了你?!”

“天下才子无数,我说你向来精明,怎么这一次偏偏就犯了倔呢?”

钟离秋阳俯过了身子,手指头在桌上叩了叩,“李辰安的一切,哥都给你查了个清清楚楚,也向你说了个明明白白。”

“哥也相信人会变,但你相信一个连三字经都背不下来的人,能够做出那么好的词来么?”

“你十六岁了,别那么幼稚好不好?”

“没错,这些日子他确实和以往有些不一样,但也就是有些不一样。不过就是从原来的蒸饼铺子变成了现在的小酒馆,要我说,他那蒸饼铺子至少还开了三年,可他那小酒馆最多三个月就会关门大吉!”

“妹妹,我的亲妹妹!”

“算哥求你了好不好?醒醒吧,你若是嫁给了他,咱钟离府真丢不起那个脸!”

钟离若水咬着笔杆子咯嘣咯嘣响,她听着钟离秋阳的这番话脸上的神色没有丝毫变化。

“说完了?”

她松开了毛笔杆子,将笔放在了笔架上。

“还没说完呢!”

“那你继续说呀!”

“哥就问你,程哲哪里不行?就算你不喜欢程哲舞刀弄枪,齐知雪总该可以了吧?”

“齐国公府嫡孙,未来的齐国公,才高八斗学富五车,该是你的菜了吧?”

“不要说二哥我闹不明白你这脑瓜子咋想的,爹和娘也接受不了呀!”

“抛开身份不谈,你的夫婿,他最起码得是个秀才吧?这个要求不高吧?可他李辰安就是个白丁……”

“二哥!”

钟离若水打断了钟离秋阳的话。

“莫要忘记奶奶的身份!”

钟离秋阳一怔,“奶奶至少也是个江湖高手啊!”

“李辰安也是文学大家啊!”

“……他怎么成大家了?”

钟离若水站了起来,秀气的眉儿一扬,“花满庭花老大人说的,不信?你去问他!”

“你去哪?”

“嘻嘻,我去找花老大人聊聊诗词文章。”

“程国公马上就要到了。”

“到了又怎样?我可没时间陪他。”

小说《做了多年诗仙,你却说我文武双废?》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