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枫走回她的桌边的时候,看了一下手里的东西是尊豪客房的房卡8188南枫知道这是个总统套,她以前给寰宇的贵客订过卡片很硬,边缘甚至有点割手退回去当然不行,等于当场打安辛丑的脸她只能深吸一口气,悄悄将房卡塞进口袋,不动声色地回到桌边他们点的菜陆陆续续上来口袋里的房卡,有点坏了南枫的胃口她不由地看向对面的桑胤衡,他正在举杯将红酒一饮而尽他喉头涌动,格外性感南枫不清楚安辛丑给她这张房......

点击阅读全文

南秘书辞职后,总裁哭着求复合

《南秘书辞职后,总裁哭着求复合》中的人物南枫桑胤衡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现代言情小说,“芭了芭蕉”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南秘书辞职后,总裁哭着求复合》内容概括:南枫走回她的桌边的时候,看了一下手里的东西是尊豪客房的房卡8188南枫知道这是个总统套,她以前给寰宇的贵客订过卡片很硬,边缘甚至有点割手退回去当然不行,等于当场打安辛丑的脸她只能深吸一口气,悄悄将房卡塞进口袋,不动声色地回到桌边他们点的菜陆陆续续上来口袋里的房卡,有点坏了南枫的胃口她不由地看向对面的桑胤衡,他正在举杯将红酒一饮而尽他喉头涌动,格外性感南枫不清楚安辛丑给她这张房......

免费试读


苏郁送她们回到家的时候,都已经后半夜了。

南枫实在有些不好意思,安顿好妈妈之后,就请苏郁在小区门口的小吃店吃了个宵夜。

馄饨面刚上桌,南枫接到了桑胤衡的微信。

她一边喝了一口滚烫的馄饨汤,一边点开了微信。

桑胤衡说:“不在家?”

南枫手一抖,汤烫到了嘴唇。

看来桑胤衡晚上去了她那里。

她以为今晚他不会来了。

她一只手飞快地回了微信:“你不是和方小姐在一起么?”

“看月亮看一整晚?”光看文字,也能感觉到桑胤衡的不悦:“你该不会还在和苏郁约会?”

南枫不打算把家里事告诉他,含糊地回了一个字:“嗯。”

一碗馄饨面吃完,她和苏郁刚走出小吃店门口,桑胤衡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他语气低沉言简意赅:“在哪?”

“刚吃完宵夜。”

“回来,我等你。”

南枫挂了电话,发现苏郁正在看她。

她笑了笑,抚平被风吹乱的长发:“今天真是谢谢你了苏郁,这么晚了,你赶紧回家吧。”

“你是住在你妈家里,还是回家?”

南枫想起还在她家的桑胤衡:“回家。”

“我送你回去。”

南枫没有理由拒绝,再说后半夜了,她一个人打车总归有些危险。

她坐上了苏郁的车。

但她没让苏郁把她送到大厦楼下,在小区门口就借口要登记很麻烦,让他把自己放下了。

她不想让苏郁看到桑胤衡的车。

她倒不在乎别人对她的看法。

但苏郁不同。

他是桑夫人介绍的人。

南枫道了谢,下车刚走了两步,苏郁忽然喊了她的名字。

“南枫。”

她停下来,回头遥遥地看向他:“嗯?”

“我看上你了,你呢?”

起风了,南枫的长卷发在空中飘扬。

她歪头笑了笑:“后天,我请你吃饭。”

她没说看上了,也没说没看上。

她回到家,刚打开门就看到桑胤衡坐在客厅的沙发里。

看他的样子,已经等了她一会了。

南枫把包在门口衣架上挂好,倚着鞋柜换鞋。

桑胤衡走了过来,从后面抱住她,忽然掀开了她的裙子 。

她鞋子换了一半,模样有点狼狈。

而且她折腾半宿有点累,于是她挣扎了一下:“太晚了,明天还有个早会。”

桑胤衡从来不会勉强女人,既然她挣扎,他就停住了。

况且。

南枫的头发上,有男人的味道。

不是烟味,也不是古龙水的味道。

说不好,但就是不属于他的别的男人的味道。

再加上,她第一次拒绝,桑胤衡忽然兴致缺缺。

他松开了她,看着女人匆匆换鞋,然后一路小跑去洗手间卸妆。

他站在客厅中央等她素面朝天地出来,未施粉黛的脸上有浓浓的疲惫。

她打了个哈欠,正要说话,听见桑胤衡淡淡的,凉凉地开口:“相亲就这么累?”

南枫踩着拖鞋走到桑胤衡的面前,仰着头带着倦倦的笑容:“我哪有桑先生这么厉害,带方小姐去逛半阳山还这么精神矍铄,桑先生,我累了。”

小说《南秘书辞职后,总裁哭着求复合》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