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首领此刻与她的距离不过咫尺福子见状心急地喊:“混账!”“王妃是玉体之尊,岂是尔等能冒犯的?!”吴首领狠狠咬牙被迫跪了下去,梗着脖子说:“王妃,微臣是奉……”“本妃管你是奉什么?”景稚月抓住栏杆的身子晃了晃,心焦又蛮横地装出了醉酒撒泼的样子,不管不顾地说:“总之本妃今日既然是把王爷灌醉留在了此处,甭管是来了哪个妖艳小贱货都休想把王爷抢走!”她说完委屈地红了眼,闷着嗓子说:“王爷宠幸这个宠幸那个,......

点击阅读全文

神医弃妃冠绝天下

小说《神医弃妃冠绝天下》,是作者“胖小花”笔下的一部​穿越重生,文中的主要角色有景稚月谢青,小说详细内容介绍:吴首领此刻与她的距离不过咫尺福子见状心急地喊:“混账!”“王妃是玉体之尊,岂是尔等能冒犯的?!”吴首领狠狠咬牙被迫跪了下去,梗着脖子说:“王妃,微臣是奉……”“本妃管你是奉什么?”景稚月抓住栏杆的身子晃了晃,心焦又蛮横地装出了醉酒撒泼的样子,不管不顾地说:“总之本妃今日既然是把王爷灌醉留在了此处,甭管是来了哪个妖艳小贱货都休想把王爷抢走!”她说完委屈地红了眼,闷着嗓子说:“王爷宠幸这个宠幸那个,......

作品试读


前有来人,后有追兵,还没有可藏身的地方。

景稚月心一横往嘴里塞了一颗药丸,三步并做两步飞扑到景连海院子的正门前,一边不要命似的往外咳血,一边娇弱无依地拍着地哭了起来。

“连海,是我没本事劝不动王爷,长姐对不起你……”

“但凡我能再多几分美貌能获王爷欢心,我说不定就能想法子救你了……咳咳咳……”

“连海,我对不起你啊……”

景稚月哭得声泪俱下,掩在嘴边的手指缝里都在滴滴答答的往下淌血。

闻声跑过来的三少爷,还有另一个方向赶过来的白启明,以及一众下人看到这一幕,都纷纷怔在了原地。

三少爷景慕云看着咳血染红了大半裙摆的景稚月,难以置信地说:“丑鬼你这是做什么?”

丑鬼哭哭啼啼地转头看他,刚一开口哇一声又是一大口血。

又是血又是疤,血肉模糊的糊了一脸,这一瞬间的画面美到惨不忍睹。

景慕云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满脸晦气的厌烦。

白启明也吓得不轻。

可他迟疑半晌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过去,带着温柔的笑伸手说:“表妹,地上凉气重,你身子不适,表哥先扶你起来吧。”

景稚月一听表哥二字心神大震,脱口而出的就是:“你这个晦气东西离我远点!”

本来就没什么谢空青都能提了一嘴。

要是今儿拉一把罪恶的小手,下一个被抬出云烟阁的倒霉蛋就是她!

景稚月果断坚强自立地站了起来,抬手一抹嘴边的血,直接糊了自己一个全脸。

看起来更丑,更吓人了。

本就错愕的白启明见此手怎么也伸不过去,眼睁睁地看着景稚月躲什么似的飞快往后退。

白启明胸腔里翻涌起一股压不住的恶心,顿了顿故作温柔地说:“表妹,是不是淮南王让你受委屈了?”

“我听说淮南王心狠手辣是个冷血无情的人,你忍辱嫁入淮南王府,肯定少不得夜夜垂泪,你要是有什么委屈,不如跟我说,我……”

“胡说八道!”

专心给景连海哭丧的景稚月突然脸色一变,理直气壮的开始胡说八道。

“我夫君风光霁月公正无私,一表人才风流倜傥,顶天立地气宇轩昂,温柔体贴才华横溢,他才不是你说的那样!”

她闭着眼一通胡吹乱捧,捧完了还不忘强调:“你个晦气东西再敢说我夫君半句坏话,我就告诉我夫君,让他剁了你的脑袋!”

白启明想不通景稚月为何突然对自己态度大变,无端受辱后脸上的笑也端不住了。

他沉下嗓说:“表妹,我本是好意,你自己不识抬举就罢了,可别一时病糊了脑子胡乱说话,我……”

“你说我不识抬举?!”

景稚月唇边扯出一抹讥诮,冷眼看着白启明说:“你算什么东西?”

“我在闺中是宣平侯府嫡长女,出嫁后是淮南王妃,你只是个赖景家苟且活命的穷举人,咱们到底谁给脸不要脸,谁不识抬举,你心里真就没数?”

她突如其来的强硬让白启明猛地顿住,脸上面具似的温润都出现了丝丝裂痕。

景稚月捕捉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狰狞,不屑的在心里说了两个字。

垃圾。

小说《神医弃妃冠绝天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