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韦?你是辱军中无大将吗?”这不是我营中的兵士吗,他也要来战吕布?夏侯惇淬了口唾沫,没看妙才刚刚被打跑,你赶着投胎呢“小兄弟好胆识,但战场不是逞强的地方”于禁好言相劝,他也不明白怎么会有人看到了吕布的骁勇后还敢跑出去送死事实上,就连曹操也一脸的茫然这几天下来,典韦给他的印象只有一个,那就是天纵奇才的哥哥,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了曹操重新审视起眼前的壮汉,他竟然就是子寂说的可战吕布的高手这兄......

点击阅读全文

三国:从曹营开始崛起

无广告版本的小说推荐《三国:从曹营开始崛起》,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吕布曹操,是作者“年轻宦官”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典韦?你是辱军中无大将吗?”这不是我营中的兵士吗,他也要来战吕布?夏侯惇淬了口唾沫,没看妙才刚刚被打跑,你赶着投胎呢“小兄弟好胆识,但战场不是逞强的地方”于禁好言相劝,他也不明白怎么会有人看到了吕布的骁勇后还敢跑出去送死事实上,就连曹操也一脸的茫然这几天下来,典韦给他的印象只有一个,那就是天纵奇才的哥哥,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了曹操重新审视起眼前的壮汉,他竟然就是子寂说的可战吕布的高手这兄......

精彩章节试读


“小弟,这回去祭父一趟,就用不着带着典字营了吧。”

典字营虽说是由典韦统帅,但毕竟是直属中军,可以认为是曹操的护卫队,带出城这多少有些说不过去。

“带着典字营自然是有妙用,反正主公都准允了大哥你就听我安排便是。”

好吧,典韦无奈的看了一眼典默,从小到大就这性子,不想说出原因的时候,谁也猜不着他心里想什么。

“那什么时候?”

“七天后吧。”

典韦点了点头后便不再说什么。

很快,典默又觉得军营里也着实枯燥只能跑回府里去睡觉。

待在濮阳城这几天,典默发现日子过的着实无聊,于是把自己的忠实粉丝曹仁拉上,曹仁又把曹洪给拉上,三人组成了斗地主圈。

别说这古人其实脑子还是挺灵活的,只是简单的介绍了下规则他们就知道了玩法。

于是开启了昏天黑地的斗地主生涯。

“通天顺,四个二,报单了!”

典默兴奋的站起来看着曹仁曹洪这对堂兄弟,露出了姨母笑。

“过。”

“要不起...”

“单三,哈哈哈,我来看看账单。”

典默拿起一旁的记录单,核对一番后深吸一口气道:

“子孝将军水平不错,只欠了我一千枚钱。”

说罢典默看向曹洪,贱兮兮道:“子廉将军就有点麻烦了,从第一天开始算,你一共欠了我六千五百枚钱,月底记得清数,你也不想主公找上门吧?”

“有这么多吗?”

曹洪不可思议的拿过账单一笔一笔的核对,嘴里嘟囔个没完。

曹仁倒是很豪气,从怀里拿出一块金饼,然后双手一摊,“好了,不跟你玩了,再玩下去我怕是要卖宅子了。”

“嗨,都是自家兄弟,这么客气干嘛,我的钱还不是子孝将军的钱。”

典默一边把金饼放入衣袂下还不忘压实一番,一面看向曹洪,问道:“算清楚了吗子廉将军?”

“那什么...”

曹洪翻了半天,最后心如死灰的从怀里掏出一张地契,讪笑道:“我没这么多钱呀,这是城外往西五里处的一座山的地契,能不能抵那六千五百枚钱。”

一座山抵了六千五百枚钱,说实话这肯定是亏本的,不过典默还是打算见好就收。

毕竟对方是曹洪。

曹洪是什么人?这货出了名的视财如命。

因为吝啬得罪了曹丕,等曹丕上位后竟然把曹洪给关大牢里去了,最后没收了他的家产。

要知道,曹洪可是跟着老曹从陈留起兵几十年的班底啊,战功赫赫。

竟然因为吝啬而被关到牢里去。

像这样的人,你还能指望他给你什么,本来就是想着打发时间罢了。

“子廉啊,你这就有点过分了啊,这座山我可记得是毒盐山,连庄稼都不长,给先生有什么用?”

一旁的曹仁也不满曹洪的吝啬,出言提醒道。

“边上凉快去,毒盐山怎么了,我就问你是不是山吧。”

曹洪赶忙剜了曹仁一眼,示意他闭嘴,随后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姿态,道:

“先生啊,我曹洪身无长物,就这么一座山了,先生要是嫌弃,那就只能等我有钱了再还给你了。”

“毒盐山?”

典默如获至宝的拿过地契,差点没笑出声来。

这个时代的盐多以海盐为主,有文记载:古宿沙初作。煮海为盐。

但因为运输、保存的问题,到了中原身价就暴涨了。

这直接导致很多人根本吃不起盐,甚至连军营里用的都是醋布。

其实中原一带也是有盐山、盐田的,只是这些粗盐含有许多有毒矿物质,人吃了会出现中毒反应。

所以,中原一带的人都管这种盐山叫毒盐山。

又因为连庄稼都种植不了,让人弃如敝履。

可作为穿越者的典默,提炼食盐这种初中技能怎么可能难得倒他。

简直是送了一座金山过来呀。

他不动声色,委屈的摇了摇头,“也罢,子廉将军是主公心腹爱将,又是曹氏家族,在下可不敢得罪,就拿这毒盐山抵债吧。”

说罢赶忙画押。

完成交接后曹洪便不爽的离开了。

“输不起就别玩啊,早知道我找妙才他们来了。”

曹仁有些为典默打抱不平,随即低声问道:“要不然我陪先生去找主公,让主公主持公道。”

“不不不,子孝将军不必为我心疼,吃亏是福嘛。”

可千万别把咱这金山给送走了。

等我从陈留回来的时候,看你怎么在地上撒泼打滚的求我!

“谁让子寂吃亏了!”

厅外传来一个爽朗的声音,二人赶忙起身作揖。

“拜见主公。”

“坐。”

曹操直接压了压手,示意二人坐下后,拿出一封信来,正色道:

“前线探马回报,一切都如子寂所料,吕布果然没北上冀州,而是去了徐州,这两个狼子野心的东西纠缠在一起了。”

“哼,该死的大耳贼,先前就以卵击石从平原跑来徐州坏主公大事,现在又敢接纳三姓家奴,主公,不若趁着我军兵锋正盛,顺势取了徐州!”

曹仁一听就不乐意了。

刘备一个织席贩履的玩意,带着几千兵马就占据了徐州不说,现在还敢收留自己的仇人,当真是欺我曹家无人吗?

“别说气话了,出征徐州前兖州就被我掏了个空,后来又让吕布占据,更是收走了百姓三成税赋,我们现在的粮草连日常维系都困难。”

曹操来找典默,当然不是商量怎么攻打徐州。

不过是顺道过来看看他,也告诉他最新的情报而已。

典默抿了口茶后,看曹操的样子也是憋着闷气,便笑道:

“我看不止是子孝将军,主公也是有火啊。”

“呵呵,刘备,确实可恨。”

曹操半眯着双眼看着手中的信,典型的笑里藏刀啊。

“主公,有火就要发出来,憋在心里会憋坏的。”

典默砸了咂嘴,玩味道:“你们不都是心里恼恨刘备嘛,那就放他一点血,给他点教训便是。”

曹操、曹仁对视一眼,又纷纷看向典默,惊喜道:

“莫非子寂有妙计可破徐州?”

小说《三国:从曹营开始崛起》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