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音带着小悦进了游乐场后,小孩子看着四处的游乐设施,跟一大堆玩耍打闹的同龄小朋友,都快要乐疯了能玩的项目很多,但小悦现在的身体太虚弱,稍微消耗体力跟挑战性大一点的游戏,她都不能玩顾修远带着她玩一些简单的项目,唐音陪着玩了一会,就坐在草坪上的长椅上看着他们玩难得的晴天,冬日的阳光照在身上,照得她整个人都暖洋洋的她惬意地看着远处的一大一小,突然希望时间可以这样永远停滞下去小悦高兴得一张小脸红......

点击阅读全文

爱恨难分:总裁说他再也不虐了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爱恨难分:总裁说他再也不虐了》,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唐音沈南洲,故事精彩剧情为:唐音带着小悦进了游乐场后,小孩子看着四处的游乐设施,跟一大堆玩耍打闹的同龄小朋友,都快要乐疯了能玩的项目很多,但小悦现在的身体太虚弱,稍微消耗体力跟挑战性大一点的游戏,她都不能玩顾修远带着她玩一些简单的项目,唐音陪着玩了一会,就坐在草坪上的长椅上看着他们玩难得的晴天,冬日的阳光照在身上,照得她整个人都暖洋洋的她惬意地看着远处的一大一小,突然希望时间可以这样永远停滞下去小悦高兴得一张小脸红......

精彩章节试读


唐音正盯着手机上的那条信息,楼下突然传来一阵混乱的声响。

顾老爷子回来了,一进门就悲痛不已道:“儿子,这新闻是怎么回事?啊?咳咳咳,是哪个混账污蔑我们顾家,这是往我这老头子心上捅刀子啊!”

他说着越咳越厉害,佣人慌乱不堪地惊呼了一声:“老先生咳血了!”

唐音一冲下去,就看到顾老爷子咳着血,直接栽倒在了地上。

顾家几代清白,顾父当了几十年的老师,更是兢兢业业,哪里容忍得下被泼这样的脏水。

新闻在网络上爆了出来,那个指控顾父的女学生,直接在社交平台上发长文痛哭流涕,导致现在网上对顾父的攻击辱骂,不堪入目。

顾老爷子陷入了昏迷,顾修远父子手忙脚乱地搀扶着老爷子,跟黎校长一起急匆匆地出了门,送老爷子去医院。

唐音站在后面看着,排山倒海一般涌来的内疚和懊悔,像是深水将她淹没。

她的日子已经是一片黑暗了,明知道顾修远不可能从沈南洲手里救得了她,她为什么还要来把别人的家也搅得一团糟呢?

顾家一大家子都出去了,偌大的客厅里,除了唐音,只剩下抹着眼泪的李嫂。

唐音在原地呆站了片刻后,清楚没什么可选择的了。

她回身上楼,将小悦抱了下来,走到李嫂身边道:“李嫂,麻烦您帮我转告顾医生一句,我带小悦先回去了。”

李嫂闻言才从悲伤里回过神来,擦了下眼泪,面色不解:“唐小姐,您这么晚了回去干什么?

顾先生说,您现在没有合适的地方可住,您现在要是走了,回头我恐怕没法交代。”

唐音平静回她:“李嫂,顾家出事,是因为我。我得罪了人,住到这里来牵连了顾家,所以只有我走,顾家才能消停下来。谢谢这两天,您跟顾家对我和小悦的关照。”

李嫂面色震惊,仔细看了唐音好一会,才确定她不是在开玩笑。

她终于没再劝阻唐音,沉默看着唐音抱着女儿离开,神色无奈而怜悯。

唐音走出大门,外面又开始下雪了,汹涌的北风席卷而来。

小悦睡得正香,还在嘴角带笑地含含糊糊说梦话:“坐过山车,跟妈妈一起,等病好了。”

唐音努力将小悦抱紧到怀里,但小悦到底还是感受到了突兀的寒意,小身体打了个哆嗦,从睡梦里惊醒了过来。

她一睁眼看到的不是温暖的卧室,而是昏暗夜色里的冰天雪地。

小悦一脸迷糊道:“妈妈,我们要去哪里吗?”

唐音怎么抱小悦,都感觉抱不紧,索性将自己身上的大衣脱下来,将小悦裹严实了再打横抱着。

她努力挤出来一丝轻松的笑意道:“我们去爸爸那里,在这打扰顾叔叔已经很久了,这样不礼貌。”

她看不到自己脸上的笑有多难看,抱着小悦一步步下了台阶,走出了前院。

这样的大雪天,打车是个难事,她只能尽量往前面走一些,看能不能运气好拦到出租车。

小悦听她这么一说,眼眶刹那就红了,小身板也不知道是冷的还是怕的,紧绷得厉害。

她轻声小心而惶恐道:“妈妈,可以不去爸爸那里吗?小悦,不是很喜欢爸爸了。”

岂止是不很喜欢,白天自己的生父将她那样狠狠按到水里,现在沈南洲在小悦的脑海里,就是魔鬼,是最恐怖的东西。

唐音紧咬着牙关,许久后才颤声道:“对不起啊,小悦,都是妈妈没用。”

小悦将通红的一张小脸藏进唐音怀里,忍着没掉眼泪,细声安抚唐音:“小悦不怪妈妈,妈妈没有错,只要妈妈在,小悦去哪都不害怕。”

唐音如鲠在喉说不出话来了,抱紧了小悦深一脚浅一脚往前面走。

小悦怕她太累,说要自己下来走,唐音抱着她不吭声,说什么也不松手。

她就这么在黑漆漆的雪地里一直走一直走,也不知道到底走了多久,才终于开始看到了车灯的光线。

打到出租车后,小悦已经根本承受不住,再一次睡着了。

出租车驶往沈南洲的庄园,唐音第一次感受到,明明两个地方的气温是一样的,可你离开一个地方去另一个地方,周遭的空气却在慢慢地变冷。

光芒跟温度在离她慢慢远去,直到四处的一切好像都冷到凝固了起来。

一脚刹车,前面是司机一道不冷不热的声音:“小姐,到了,五十二。”

唐音拿手机要扫码的动作一顿,问他:“多少?”

司机不耐道:“五十二啊。大晚上的,积了这么厚的雪,肯定是要加钱的,我车子损耗都不小。”

唐音没再吭声,扫码付款再抱着小悦下车。

车门关上时,她隐约听到司机不屑地冷嗤了一声:“能到这种地方来,肯定是傍上了大款,多给点车费都要计较。”

一脚油门,出租车从她身边扬长而去。

从温暖的车内一下又回到冰天雪地里,唐音脚底踉跄了一下,有些两眼发黑。

小悦还是在她怀里沉沉睡着,唐音边踩在雪地里往前面走,边将一只手在衣服上搓了搓,再捂热了半边脸,这才低头下去,用自己的脸挨了挨小悦的额头。

感觉有点烫,好像又开始有点低烧了。

唐音下意识加快了脚下的步子,寒风灌入口鼻里,她喘着粗气,喉咙里开始火辣辣地发疼。

沈南洲的庄园终于出现在了她的面前,景苑里一片灯火通明,唐音浑身冷得瑟瑟发抖,能想象到那灯火下面的房子里,有多么的温暖惬意。

她一只手将小悦竖抱起来,让小悦的头趴在她的肩膀上,另外一只手有些迟钝地缓缓抬起来。

手冻得有些失去知觉了,努力了几次才摁响了铁艺门外的门铃。

等了半天,里面没有人出来。

唐音把僵硬了的手在衣服上用力搓了搓,再继续按铃。

里面的大门终于打开,沈南洲的管家明叔走了出来。

他走到铁艺门外面,神色间闪过一丝对唐音的同情,但很快恢复了平静而冷漠的模样。

唐音急声道:“明叔,请您跟沈南洲说一声,我知道错了,我带小悦回来了,一切都是我的错,求他放过顾家。”

明叔淡声道:“唐小姐,先生要我转告您,他已经不想见您了,请您带着您的野种滚。”

唐音神色焦灼:“可他给我发了信息,说只等今晚,现在还是晚上。”

明叔神色还是无波无澜:“唐小姐的意思,是要找先生对质吗?”

唐音弄不明白沈南洲这个人还想要怎样:“能不能让我见他,我自己跟他说。”

明叔应声:“先生说过了,他不想再见您。您如果是来求先生的,求人该有求人的态度,您还是先想想,怎么拿出您的诚意来。”

小说《爱恨难分:总裁说他再也不虐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