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二龙把他的脸色看在眼中,心中暗想,回头记得给这门卫递支烟,省得刁难按着约定,把黄鳝挑到伙食团,王伯林没出面,只是叫了人过来,称秤称秤的,是个圆脸的小年轻,知道能来这儿的,都是些沾亲带故的关系,没有多作刁难,随便检查了一下,就过称一共五十六斤,多点少点对方也没太在乎,入库之后,给徐二龙开了收条,让他拿去财务室领钱有着王伯林的关系在,给他的鳝鱼,是按照五毛钱的价格收的,这也算是一份大人情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一睁眼,父亲让我放弃学业进城搬砖

《一睁眼,父亲让我放弃学业进城搬砖》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徐大民徐二龙是作者“发飙的芭蕉”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徐二龙把他的脸色看在眼中,心中暗想,回头记得给这门卫递支烟,省得刁难按着约定,把黄鳝挑到伙食团,王伯林没出面,只是叫了人过来,称秤称秤的,是个圆脸的小年轻,知道能来这儿的,都是些沾亲带故的关系,没有多作刁难,随便检查了一下,就过称一共五十六斤,多点少点对方也没太在乎,入库之后,给徐二龙开了收条,让他拿去财务室领钱有着王伯林的关系在,给他的鳝鱼,是按照五毛钱的价格收的,这也算是一份大人情了......

阅读精彩章节


哪怕一起打牌抽烟,也能聚到一堆。

可这给两块钱嘛……有点肉痛。

杨利民岁数大些,稳得住:“其实也没啥钱,就是徐二龙不收我们的货,我们拿去城里卖,挣了一点辛苦钱,也就十来块钱。你也知道,我们家人多,还欠了债……”

“我就只想要两块钱。昨晚,我还帮着你们捉了不少黄鳝,也能卖些钱。”蒋军强调。

“你自己不睡觉,跑来帮我们捉黄鳝。”杨四不耐烦的道:“我们又没求着你帮我们捉。”

听着这话,蒋军心中火气更大:“老子也是看着你们被徐二龙打,想着大家是朋友,我当然要帮你们出气,你们就这么对我?”

“是,我们是朋友。”杨三打着圆场:“回头,我请你抽烟。”

“不,我就想要两块钱。”蒋军说。

“这怎么可能,你要脸不?有这样平白无故找人要钱的?”杨四说。

蒋军气得双眼发红:“我平白无故找人要钱?你们知道不?如果我今天拉着板车,给徐二龙送货,他是要给我开五块钱的工钱,我顾着朋友义气,帮着你们,放了他的鸽子,结果,你现在说我不要脸?”

“这是你自己的事,我们没求着你。”杨四嚷嚷着:“说不定,是你自己想偷懒,不想去送货。”

这一下,蒋军再也按捺不住,跳起来,一把将杨四给扑进水沟里,两人在泥桨中,扭打起来。

“你他妈的,再说一句。”

“你就是不要脸。”

“我怎么瞎了眼,居然跟你们当朋友。”

“谁稀罕……”

两人互相骂着,在泥桨中,滚来滚去,连带着旁边桶里装着的黄鳝,全打翻了。

杨利民杨三一见,这打架了。

狐朋狗友,哪有自己的亲兄弟重要?

眼看自己兄弟杨四瘦弱,不占上风,杨利民和杨三,加入战局。

一人按住蒋军,一人帮着杨三,逮住蒋军往泥桨水里灌。

“妈的,敢欺负我兄弟。”

田埂上、水沟边,有无数人在,干农活的干农活,捉黄鳝的捉黄鳝,大家忙碌着。

看着这边打起来,不由都停了手,面面相觑。

“蒋军跟杨利民他们打架?”

“平时他们不是关系挺好的吗?还经常一起打牌。”

“这杨家三兄弟不地道啊,三个打一个。”

“这蒋军也是活该,跟谁不玩,要跟杨利民几兄弟一起玩?”

蒋军被死死按在水中,灌得一脸的泥桨水,哭着求饶,杨家几兄弟,才放过他。

“滚,敢再打我兄弟,有你好看。”

蒋军完全就像个泥人,从泥桨中爬起来,拖泥带水,成了田埂上,很显眼的风景线。

大家看着都是笑得乐不可支。

平时村里的小娃娃,经常掉在稻田里,沾得一身泥,笑死个人。

可没成想到,蒋军这么大的一个小伙子了,居然也糊得一身泥啊。

有些稳重的人,借着这个事头,低声叮嘱自己的小辈:“看见了吧?狐朋狗友就没有真正的交情,以后,别乱交朋友。”

黄小刚拎着黄鳝篓子,顾不得再抓黄鳝,一股风似的,跑进徐二龙家,跑到他面前去报信。

“二哥,我跟你说,刚才蒋军跟杨利民几兄弟打起来了,蒋军被三人按在沟渠里,不知道灌了多少泥浆。”黄小刚说。

缺牙齿一听,笑了起来:“哈,活该,妈的,放我们鸽子。被打了活该。我得看看热闹去。”

徐二龙心下也发笑。

呵,不是朋友吗?

不是要讲义气吗?

就这么一下,这朋友义气,就玩完了?

缺牙齿转身看着徐二龙:“二龙,你是不是早就料得他们会这样?”

徐二龙点头。

小说《一睁眼,父亲让我放弃学业进城搬砖》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